Blogs Lalibre.be
Lalibre.be | Créer un Blog | Avertir le modérateur

10/01/2008

世界第一照

9a410d9221726ca3b11e273b5ab7da9e.jpg
 2007年第19届每年一度的世界焦点相片比赛优胜者

第一名被的加拿大采矿业工作,拍摄照片大约十年经验的Mark Unrau夺去了。 Mark Unrau从北京旅行到拉萨,在去西藏的火车上摄取了这个图象。 世界最高的铁路路轨提前完成了一个月更加早一点。许多西藏人感受火车为他们的人和文化是坏的,但中国人称赞了它,因为一个主要技术成就和说它将促进旅游业。 Unrau想提供有争议的新的火车。 他拍摄了照片及早在他的26小时旅途。 妇女在我前面观赏的时候 摄影师说, 并且被胶合了对凝视膨胀的风景的窗口 因此他的主题不会感到难受, Unrau的照相机指向窗口,而不是直接指向她。他解释说: 所以

卷缩的方式只占了图象的角落

    今年第19届每年一度的相片比赛被接受了27,000个参赛者,有12,000图片从去年就申请参赛了。 希望参加这一技能的人提早擦亮你的机器和其中一次旅客的相片,研讨会并且寻找明年的比赛公告在20085月发布。

23:15 Publié dans 西藏文化 | Lien permanent | Commentaires (0) | Tags : tibet

27/12/2007

看看拉萨“性”面貌

6e909fbd14c6b1fd02dbca2b3895d1bb.jpg

 

法国巴黎是花花世界吧?美女成群结队的,我也没有见过象拉萨这样散发色情广告的,因为法国那是犯法的。中国尽然没有法可依。在法国和荷兰他们办有各种各样的杂志,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甚至都写有换老婆、老公的,集体性交等等,而这些杂志一定要在固定的,被指定的市场才能出售。有各种各样的俱乐部,脱衣,现场观摩性交等等。在指定的地点和时间,有特别恶心的场面,你不加入俱乐部还不让进。法国巴黎只有到晚上固定的路面上,才有引招女郎。不过巴黎比起荷兰的古都阿姆斯特丹那还有很大的差距。为什么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有名吗?除了集中,卫生检查相当严格,而且,街道安全管理有序。这也是之所以阿姆斯特丹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原因。也是中国官员到荷兰必经之地,在中国发迹,又认朝鲜金正日为干爹承包中朝经济特区的荷兰中国商人,就是拿着那些官员的嫖娼照片在中国发了财。不过现在,那些要钱不要命的荷兰人也开始整体规划红灯区。政府专门拨款有计划收购红灯区的界面。有逐渐缩小红灯区的迹象。相比之下,非常厌恶腐化堕落、听一个“阿哥阿妹”的歌都以为是靡靡之音的中国共产党。比起巴黎和阿姆斯特丹有过之而不及。在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旅馆、宾馆都不会有打电话进行性骚扰的行为,绝对没有。可是在中国几乎所有宾馆都有性骚扰电话。对于,性交易市场的管理。可以说是毫不在乎。可以这样说;怎样对待娼妓,是考验一个政府和国家整体的性素质和体现政府政策水平和民主人权思维成熟与否的标志之一。把妓女不当人看,把得了爱兹病的人当怪物的现象,再加上官员主动与性经营的老板瓜分妓女血汗的比比皆是。f513fe5750b389a3ffb1218232b9b04a.jpg象中国这样的“鸡市”发展状况,除了道德、文化、人情越来越淡之外。色情、洗钱、妓女、黑社会将要被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人们刮目相看了。当然,妓女的黑箱操作可能中国不是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对手,可是巴黎和阿姆斯特丹政府主动参与管理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本来,象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臭名昭著。可是,他们敢于面对现实,进行有效的管理。拉萨,党的报刊都是参与性交易的有力助手,一个佛教圣地,世界上唯一剩下最后的一块净地。将会在共产党手里变成了比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性交易还要丑恶的地方。尽然比那些臭名昭著的红灯区有过之而不及。看来道德的丧尽是指日可待了。

12/10/2007

西藏的1400座寺院敌不上一个博物馆

     

 

西藏的1400座寺院敌不上一个博物馆

f5ee82d57c515af8b6ca83c4c4375609.jpg 新华社 2002年6月29日报道:西藏自治区文物局局长仁青次仁说,西藏是中国的文物大区,而且大部分珍贵文物集中在寺庙里。西藏和平解放后,文物保护工作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早在19596月,中国就成立了西藏文物古迹文件档案管理委员会,集中收集和保护了大量的文物和档案典籍。据介绍,在20年时间里,中央政府累计出资3亿多元修复开放了1400多座西藏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活动场所,妥善保护了大批文物。

其中提到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萨迦寺三大文物维修工程的正式开工以外, 也提到了大昭寺、甘丹寺、藏王墓、江孜宗山抗英遗址、古格王国遗址等9处被列入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并公布小昭寺、热振寺、楚布寺等11处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其中急需维修的进行了维修。并承认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时期,周恩来总理亲自指示,只留住了布达拉宫等重点文物保护,采取“特殊”措施加以保护,使之“免遭”破坏。 

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中央人民政府又投资近1亿元人民币援建了占地面积52479平方米、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的西藏自治区博物馆,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现代化博物馆之一。

       “中央政府累计出资3亿多元修复开放了1400多座西藏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活动场所,”而出资“1亿元人民币援建了占地面积52479平方米、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的西藏自治区博物馆,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现代化博物馆之一。”北文化大革命摧毁的寺院用了二十年的累计才用了3亿元人民币,而博物馆一次投资1亿元人民币。而中共不但没有悔过之心,反而想说,如果不是周总理,可能都毁了。那个文化大革命又不是西藏人民发动的,是中国共产党发7511de69639257c96119b0d5f23db3cc.jpg动的,文化大革命对西藏人民的打击,比1959年解放军进藏占领西藏还有过之二不及。本应由中国共产党加倍尝换才对,因为,中国共产党现在还在执政,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难道,加罪于那些死了的中国共产党员吗?难道要让那些苏维埃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员负责吗?中国共产党是谁呀?难道是一个灵魂?西藏几千年的文化在文化大革命中毁于一旦,难道中国共产党没有责任吗?日本战败后那些受战争破坏远较为轻的东南亚国家却不同程度地获得了赔偿,其中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所得赔款分别为2亿美元、55亿美元和223亿美元,甚至连当时尚未统一的越南南方吴庭艳政权也获得了赔款3900万美元。据新华社驻西藏记者站的人说,解放军从布达拉宫拉走了三两十轮大卡车的纯黄金。中国给西藏应该赔偿多少西藏人也应该好好跟他们算一算。可惜没有留下数据。

01/09/2007

席德扎仓的废墟

席德扎仓的废墟

来自http://zhaowang.yculblog.com/post.2716592.html wangzhao @ 2007-08-23 23:43

去年。有一天下午接近傍晚,跟Caro从北京路往东朝着市中心走,快到藏医院路口的时候,在马路北边看到一个门洞。我已经不记得门洞的样子了,但它肯定与众不同,所以才吸引了我们往里走,并且有一点鬼鬼祟祟,生怕闯进了不该进的地方。

进去以后看到一个大院子,东、西、南边是一圈老式两层回廊房子,破败不堪。正中有一条甬道,两旁是树和草地,被铁栏围着,铁栏上凉着洗干净的各色衣裳。甬道的劲头,是一座寺庙的废墟,墙壁是黄色的,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天色渐暗,断壁穿过暖色的颜料透出来阴冷的质感。院子里的一些树,一些石头,庙堂的各个部分,都挂着经幡,大多已经褪色。周围老房子里住着的人显然是普通市民,一群孩子在庭院里玩简单的游戏,女人们洗衣服做饭,有几个男人看着我们,无动于衷。东边的墙脚有个石头垒的窝,里面一只两眼通红的黑狗生了三只小狗崽,在窝里死睡。

今年回国,Caro把去年在拉萨拍的照片刻成盘给我,我才又看见这座寺院的废墟。

互联网上极少有关这座被毁掉的寺院的信息,中文网页里,唯一能查到的是它的中文名字席德寺废墟,被列为帕廓街附近的名胜古迹之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介绍。英文和法文网页找到的内容也不多,但没太费劲便查出它的音译拉丁文名字是"Shidé Dratsang (席德扎仓)"。中国办事处设在拉萨雪域宾馆的西藏遗产基金会(THF) 2005年出版了一本The Temples of Lhasa,并把Intro和第12章放在官方网站上供读者下载。在Intro 里,我看到两幅拉萨地图,一幅是根据卫星地图重新定位并绘制的拉萨曾经存在和现存的 寺庙位置,还有一张是木如寺印经院1994年刻印的木版拉萨老城区地图。在这两版地图里,席德扎仓都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还有一个叫"The Tibet Album Project 的英国网站,里面展示了6000多张1920年至1950年代的西藏照片,所有照片均由代表大英政府的访藏文官 (an elite group of men who visited Tibet as civil servants representing the British Government) 拍摄。网站做得非常好,每张照片都有至少两种扫描版本,幅宽及像素有限,但可下载,要求标明citation info,供研究使用。在这个网站上,有关席德寺的照片有42张,其中第五世热振活佛 (1912-1947) 在席德寺的照片25张,席德寺内外景17张。

从网上找来的所有资料汇集在一起,得到如下内容

席德扎仓(学院)是围绕大昭寺的六座拉康之一,从14世纪开始作为热振寺的属寺,曾经是达赖喇嘛(或热振?)的夏宫,一直到1960年,席德扎仓尚有僧人300-400人。

席德扎仓大殿西侧有一个附属建筑,北半部分是后来建的厕所,南半部分是厨房。厨房的楼上靠近东边是一个用矮墙围起来的露天部分,面积共4柱,用来储藏木柴及牛粪等燃料。院子的西北部原有一口石头淡水井,为整个寺院提供饮用水,但今天大院的居民都是从位于院子中间的自来水龙头取水,使用院子西边的专供大院居民使用的公用厕所。

席德扎仓北方有一个今天已经不存在的独立区域,其主体建筑的东面、西面和南面都有入口,从1937年起作为摄政王 (热振活佛) 及在其下属担任要职的僧人的工作生活区(卓康),这里曾有至少两名厨师,整个生活工作区面积有16柱。热振活佛自己的房间在主殿北翼、拉康(经堂)的后面,原来有5层,活佛自己占了第三、四、五层,每层面积也是16柱。建筑西边的尽头还有一个厕所。

南边主殿的地下是储存室,楼上是会见和款待客人的地方。在罗布林卡的主殿,也可以看到相似的布局。席德扎仓的主经堂叫吉吉拉康 (Ji-ji-Lakhang) 和侧边的拉康一样都是4柱,曾供奉3座神像,现已无从知晓细节。西侧殿供奉强巴佛 (未来佛),东侧殿供奉Ji-Abissem buddha (不知道是什么佛)。两个侧殿均藏有典籍,放在紧贴东墙和西墙的经书架上。楼梯在建筑的东西两端。

席德卓康建筑总面积48柱,三个入口,正门在南面,西墙的南边有一个小一点的入口,供后勤/生活杂役和厨房人员进出,西墙的北端还有一个不显眼的小门,进去以后是一个狭窄的院子,从前是重要的僧人和侍僧的宿舍。

席德扎仓用来进行宗教活动的主殿被毁于1960年左右。从1965年至1984年,席德扎仓被解放军作为军营使用,并修建围墙,在大殿北部的内墙上尚刷有当时的标语,内容多为藏汉都是一样的,及藏汉乃一母所生之同胞手足” (这都是意译,中文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等。院子里的一圈住房,根据历史图片来看,也是解放以后盖的。1984年驻军离开后逐渐有市民迁入,但被掀掉屋顶的Shidé Dra-tsang,除了两旁铺了草地,被拦上栏杆以外,始终没有被修缮。

Shidé
在藏语里是和平的意思。
 

20067月的席德扎仓废墟

 
1937127,俯视席德卓康
The Regent of Tibet's palace from above, Shide Drokhang. Situated north of Shide monastery which is affiliated to Reting monastery. Monks outside the palace. Decoration on roof - auspicious banners and devil catchers on corners. This image was probably taken from the roof of Shide Monastery, which lies immediately to the south of this summer house.
[Shide Drokhang, aerial view, 05 Dec. 2006. The British Museum . Accessed 23 Aug. 2007
<http://tibet.prm.ox.ac.uk/photo_BMR.86.1.19.2.html>]

 
1921726,席德扎仓
Shide Monastery, Lhasa
[Shide Monastery, Lhasa , 05 Dec. 2006. The Pitt Rivers Museum . Accessed 23 Aug. 2007 <http://tibet.prm.ox.ac.uk/photo_1998.286.248.html>]

 
1936828,第五世热振活佛与护卫(左一)及贴身侍僧“simple simon” () 在席德卓康
Reting Regent sitting on a wooden chair on a carpet outside with two bird cages above him and a bodyguard and attendant standing on the left. Photograph taken at his residence at Shide Drokhang.
[Reting Regent at Shide Drokhang, 05 Dec. 2006. The Pitt Rivers Museum . Accessed 23 Aug. 2007 <http://tibet.prm.ox.ac.uk/photo_2001.35.283.1.html>]

以上内容中,一部分是我自己的第一手资料,其他都是我翻译的不同材料,其中75%的内容是原作者第一手资料,20%是第二手资料,到我这儿就是第三手了,加上翻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有好多内容是从第三种语言借助google 直接把网页翻译成英语和法语,再比照着翻成中文的,其中一部分单词看不懂,就没敢动,所以翻译出来的内容有些不连贯,还有一些主语不清,不知道说的到底是哪部分建筑),错误无可避免,因此在未经我许可的条件下切勿再次转载。明年去西藏的时候会再去看看,以便修正或补充这里的介绍。

08/08/2007

一个民族因为人穷而灭亡,还是因为智穷而消失

宗教对社会的利弊,是一个很深刻的话题,也是一个有目共睹之事,为什么人类史的变迁,始终伴随着宗教的变迁史,甚至,有些类似宗教的东西,渗透于现代政治领域里面的现象也比比界是,比如;灵童转世,指定接班人,看起来差不多。以民为重,就是要还民心所想,为民心所为,想民心所想,为民心所为。顺天下人所想而想之,应天下人所为而为之。是一个生活在人群中的人的,最基本的道德基础。很多国家都有国王,是皇帝之位传于皇室之内,如:英国,荷兰,西班牙,比利时等,但是这些皇帝的权利是有明文规定的不许超越半步,也有皇帝传位与皇室,但,国家是由他们控制的,如:尼伯尔。也有主席之位传于主席之子,如:北朝鲜。也有另外的如:中国主席指定两任主席,也就是隔代指定,也是一个选择灵童般的奇迹。这种指定一般在中央政治局内部产生。“博”是一个有着灿烂文化的民族,而且,他的文化传播的广度,绝对不亚于“加”的文化。比如;在18-19世纪有多少人知道“博”这个民族,和他的文化,以及它的历史吗?从20-21世纪之间,在世界上有多少传播“博”文化的场所,和有多少人懂得“博”文化吗?难到说,“博”文化一文不值吗?我是一个没有知识的人,但我在这里,在这个网站上预言:人类最终不会因为贫穷而灭亡,而会因为智穷而消失。一个国家生死存亡也是这个道理。为什么一个人要打一个人?为什么一个国家打另外一个国家?为什么一个党要削灭另一个党。一个宗教削灭另一个宗教?是不是因为,打人的人比被打的人历害?被打的国家一定比所打的国家软弱?是不是一个党一定被另一个党削灭?是不是一个宗教一定被另一个宗教削灭?不是。又时被打的人,比打人的人历害。被打的国家,党,宗教也一样。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与人,国与国,党与党,宗教与宗教的争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也从来都没有谁把谁打赢过。但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人类的进步?永远都没有办法解决呢?这个事说起来复杂。答起来,也没有那么简单。可是,目前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是明确规定不准打人,反对战争(对国家而言),讲民主(对党而言),信仰自由(对宗教而言)。可是,实际上整个世界的人在打人,在打仗,不讲民主,没有信仰自由。西方国家是讲民主,信仰自由的国家而文明于世。也只不过是比有些不发达国家少强一点而已。这个问题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在研究,为什么不能解决呢?我认为只有一种东西人人都放不下 。各国都放不下。各党都放不下。这就是占有欲;一个人想把另一个人的东西占为己有。一个国家想得到另一个国家的东西 。一个党想削灭另一个党。一个宗教派系想削灭另一个宗教派系。这就是发生争斗和发生战争的根源。当然,随着人类文明发展成度的差异和政治主张和宗教信仰等原因。有些国家和地区有所缓和,他们逐渐明白了排斥和打击是徒劳的。所以,采取合作和竞争的办法。采取一些顺应民心的办法。如:多党合作,党与党的合理监督,信仰自由 ,教与教的合理竞争。在有国教的国家,也允许其它异教,发展教民。所以,现在看来,实现民主进程看来十分必要,而十分迫切。民意不可违,世界历史发展的主流,是人民的民主和自由。如果有了这两样,反对战争的事就有人民作主的日子不远了,不是吗?

 

07/08/2007

我们的母语是藏语

          藏语文在中国应该有与汉语文相同的使用地位

    我从来就不相信中国的宪法,好多人他们也这样说。他们说那是心知肚明的事。也是,谁不知道,中国的宪法是为巩固共产党自己的集权统治而制定的,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宪法。共产党通过法律巩固和健全它们自身的利益之外,看不出有利于中国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地方。尽管,是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出来的。可是,严重的脱离了人民的意愿。因为,它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支配下,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党的英明领导”之下制定的,他们的提法是“党和国家的法律”。首先,法律是中国共产党的法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只不过是共产党选择的一个载体,中国共产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的灵魂。所以,当中国共产党想做的任何事情,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照办,党的意志就是国家的意志,国家就是党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之中明确的写有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核心力量。现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无论如何,不能不说它是中国的宪法。因此,说宪法时,不得不说中国共产党,因为它是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缔造者。这个宪法尽管不是中国人民的宪法,不过发生了任何事故,共产党一定会用宪法来加以解释。在中国,共产党也好,中国人民也好、西藏人民也好。从理论上阐述藏区政策时,总是要说党和国家的那个会议上通过了什么决议,把法律的解释权还是追根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所以我们首先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西藏民族区域自治法】中,有关藏区(不仅是西藏自治区)的人民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的权利作了那些规定。这些条款是不是符合说藏语、写藏文的藏民族区域的实际情况?应该怎样把使用民族语言和文字的权利在宪法里进行明朗化、和合法化。怎样争取这些权利和执行这些权利的自由。确确实实为藏民族地区说藏语、写藏文的人民,使用语言文字的权利为出发点,达到说藏语人民的民族区域得到真正的自治。对所谓的“民族自治”进行一次剖析。

首先我们把有关民族自治地区的语言文字的法律法规进行一下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什么是少数民族?有了“少数”就有“多数”。谁是多数呢?很明显,这里所指的少数民族之外的“多数”民族就是汉民族。那么“保障各少数民族合法的权利和利益”是谁要“保障各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利益”?这里指的是国家,就是那些所谓,代表着“多数民族”的合法的国家政府。在一个国家,谁有权利把民族化成“少数”或“多数”呢?谁有这个权利?没有人有这个权利,只有共产党才能够公开的在国家宪法上化分“少数民族”这样的词来暗示它所代表的汉族是“多数民族”。而“少数民族”要被“多数民族”来“保障”他们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理所当然的。只有共产党才能够制造出“少数民族”这样的字眼来显示它拥有“多数民族”比“少数民族”优越的地位。就这样,大鸣大放的、合法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埋下了挑起了民族争端的导火线。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破坏民族团结的根源所在。

在宪法第一章,第四条中规定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就“合法的”这一冠词而言,本身就不合法的词汇。宪法是民法,本来就是保护人民利益的法。如果一个民族的权利和利益上还要扣上“合法”,那么,就要问问,这个法是到底在维护谁的利益,是谁制定给谁的法律?难道是“保障”“少数民族”的“多数民族”制定给民族区域地区?还是民族区域自治的“多数民族”在“少数民族”地区的代表官员强加给民族自治地区的法规。或者是所谓的代表“多数民族”的人民代表大会这个党所建立的炮制法律机器的机构,强加给“少数民族”“合法”的法律。是的,我承认。今天,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为自己执政党的权利巩固,而不得不做违背人民意愿的举措。之所以人民和政府、依赖和对立的从在,人民才用民主和自由之武器,游行,示威。强制国家政权制定符合绝大多数人民权利和利益的法律来保护自己。所有,民主国家的民法没有一个不是人民用斗争,甚至用鲜血换来的结果。民意渗透的多少来判断一个民族的兴衰,与民主、自由崛起的程度断定获得人权的深浅。如果,人民参与的力度大小来决定一个人有多少权利的话,中国就一点人权都没有了。因为,党的权利高于一切的时候,国家都是一个党的时候,就别说是人民的权利了,就连在野党的权利都没有。世界上的每个国家,权利是由富人和穷人相互对抗,企业和企业相互争夺,党和党的竞争而发展的。党的权利不可以超过人民的权利。人民的权利由人民的代表机构产生。如果人民(或人民的代表)自己给自己不能够制定符合人民自己权利的法律,人民的权利就会消弱,政府的权利就会增强。政府的全力增强了,人民就没有自由。现在的发达国家的很明显的一点就是放权给地方。因为,民主和自由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法大于一切。党、政、军都在法之下。并且,设置独立的法律监督机构。任何国家的法律执行、任何条款的落实都在人民的监督之下,所有的新闻公开。这样才有可能“保护”各民族的“权利和利益”。这种被人民自己制定的法律,凌驾于任何政党的纲领之上的独立法规,明显的有它的优点。如果法大于一切,党必须在法之下,而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搞政治改革,就在于他不甘心与法律之下。他所制定的宪法,是为了巩固他们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宗旨。它的宪法即就是制定的有多么美丽,也不可能具有保护人民“权利和利益”的功能。因为,它的目的是保卫党中央,而法律制定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没有最高解释法律之权力,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有最高解释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宪法最起码在西藏不可信。“必须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以人民群众是否拥护、赞成、高兴、答应作为制定政策和判断政策得失的标准。”的说法在西藏不实行。我举三个例子:

一.   在藏区,人民讲藏语,官方讲汉语是为人民服务吗?

二.   在藏区,会写藏文,不会写汉语的人可以当领导吗?

三.   在藏区,学藏文、说藏语的人,就业有保障吗?

对这三条都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利益”根本没有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二十一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同时使用几种通用的语言文字执行职务的,可以以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语言文字为主。

如果有人说你可以上月球生活,我就能去吗?那要看“本民族自治条例”。所以,“可以”这个词在这里我看来好像有不可以的意思。中国政府对藏族地区执行公务没有语言的要求,不会说藏语一样可以管理懂藏文说藏语的“区域”。那一条法律也没有规定在藏区政府,没有藏语藏文的基础,可以执行公务。当然也没有规定必须要懂藏文藏语才能执行公务。所以严格地讲,不懂藏语可以执行公务和不懂藏语也可以执行公务的概念都是违法的。没有规定,所以藏区是一群文盲在治藏。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吧!“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吧!这里的“民族歧视和压迫”没有实际意义,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因为歧视所谓的“少数民族”而被处罚过。在藏区执行公务不会说藏语,是不是一种对当地人的歧视?在藏区肯定不会有人说这样是对“一种歧视”。可是实际上这就是最大的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看来“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是为了“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设的借口。假设,在藏区,很多的藏民不说汉语。也不学汉语,这是不是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呢?汉族人在藏区不会说藏语还要对说藏语的人指手画脚。是不是民族平等?藏族孩子远离父母到内地去学习。是因为愿意呢,还是,利用藏区贫穷的机会让孩子们离开父母,离开藏文化的熏陶而受汉问化的教育呢?在汉族地区有民间的节日有大批民警上街,不让聚会的吗?在拉萨不让居民在萨嘠达瓦那天不让聚会,在拉卜楞寺院活佛转世的录像画面上看到有大批民警出动。是谁在破坏民族团结?难道这些是“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是“保持自己风俗习贯的自由”吗?看来这一条“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的“使用和发展”的“使用”是为了“发展”制造的借口。而“保持或者改革”的“保持”是为了“改革”制造的借口。“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的真正意思是:最好不要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而“发展”(改变)成汉语。最好不要保持自己的传统风俗,而改革(改变)成汉族的风俗习惯。这样,我就搞不懂,在藏区到底是在实行“自治”的权利还是必须接受“他治”呢?【中华民族共和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到底是为了民族自治呢?还是为了你们治理的便当呢?

一.在藏区,人民讲藏语,官方讲汉语是为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利益吗?

如今,中国已经形成的多民族国家这个事实为前提,除了汉语之外,其它语言不是中国官方语言。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宪法的实质是:他们的语言没有待到法律应有的保护。如果这些少数民族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家族成员,那么他们的语言就应该和汉语一样从法律上得到合法的中国国语的官方地位。藏语作为一个大的文化圈,他们的语言和汉语一样,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用语。应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语之一。在国际国内都应有它的明确的位置,要不然藏文就有可能成了不丹的国语而不是中国的国语(这一点很重要)。可是在中国藏区,藏语藏文已经在走下坡路。人们没有感觉到中国的藏族比国外的藏族学藏文更加优越。就藏文进入MEICROSOFT WINDOWS藏文平台的竞争都被不丹国的藏文夺走了。中国西藏在国际上丢了人不说,还给藏族祖先藏文创始人吐弥桑布扎的脸上抹了黑。当然看起来这和中国政府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对此一点反映都没有。有好多民主国家,有几个民族,就有几个语言是国语。他们在法律上完全是平等的。很多国家,无论是什么民族,那个国家的人,他们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运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和风俗。华人也是,尽管他们不是那个国家的原始民族。他们也没有他们的土地。可是,他们可以在那些国家办汉语的学校,办汉语杂志。他们有他们的大街,甚至有汉语标有路标的城市,还可以用华语进行起诉,在有些地区已经成为官方语言。(如:加拿大的温哥华)在很多国家可以用汉语直接在法庭答辩,设有庞大的专职法律翻译部门,可以翻译所有的语言。就别说他们自己国家的语言了。藏语也是,有好多国家的藏传佛教的寺院里已经被广泛运用。在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的图书馆和大学已经有藏语藏文课程。像比利时专门给藏人办的藏语学校,专讲比利时的社会常识。在中国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习藏文。最起码,印在人民币上的那几个有文字的民族。如:藏族、蒙族、维族、满族、壮族、彝族、朝鲜族的语言应该是法定的中国官方语言。其中满族没有它自己的自治地区,语言也被他们放弃,朝鲜族只是一个自治州以外。其它的几个族都有自己的自治区,就藏族除西藏之外还覆盖了其临边的其它四个省的十个自治州和两个自治县。争取民族语言文字在同一个国家内的平等权利,是这些民族的共同愿望(当然回族没有他们的语言文字)。可是,这些民族的语言文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际地位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而“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 必须受“多数民族”国家的“保障”,而不是他们应该拥有的权利。在国际上,中国的语言除了汉语,其民族的语言文字没有应有的地位。

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只是保持在原始状态,只是各单位的公章、证件、表格、信封、信笺、稿纸、标识以及机关、厂矿、学校、车站、机场、商店、宾馆、餐馆、剧场、旅游景点和体育场馆、图书馆等的标牌和街道、交通路标等都使用藏、汉两种文字。”是不够的。应该在宪法中明文规定藏文藏语广泛地在藏区政府界、商界、科技界、体育、文化、教育、信息、银行、医药卫生、工业、农业、牧业、邮电、公路、铁路。等各个方面。在法律上确立藏语藏文在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面前保持与汉语的的平等地位。这对藏语藏文在国际上的流通规范也相当重要。在中国有55个民族,法制上没有设立一个法律翻译这样的专业机构(我说的不是编译局那样简单的机构)。(如宪法第一百三十四条 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同时使用几种通用的语言文字执行职务的,可以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语言文字为主。” 可是,没有专业的法律翻译这个行业,任人翻译是极不严肃的法律用语。“应当”在这里有“可以”的作用。所以“应当为他们翻译”就是“可以为他们翻译”比较勉强。作为宪法用语,既不严肃,而不可全信。怪不得没人执行。

一.   对藏区藏人从来都有学习汉语的要求,而藏区汉人从来没有学习藏语的要求。

尽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四十九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教育和鼓

励各民族的干部互相学习语言文字。汉族干部要学习当地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少数民族干

部在学习、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同时,也要学习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文字。

在中国,有西藏自治区、迪庆藏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海北藏族(撒拉族)自治州、海西藏族(蒙古族)自治州、天祝藏族自治县和木里藏族自治县。使用藏语的地域很辽阔。按宪法第一百二十一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的规定,如果这些地区的自治政府说没有必要说藏语的话,也是可以的,是不是?可是,除了藏语不能用其它语言的话呢?那是不可以的,不是吗?因为,藏语不是国语,国语是汉语。比如在中国;就说在拉萨,到商店买东西在大部分商店营业员使用汉语,对营业员没有语言要求,即就是藏族,也如此。在铁路干线上作为第一批藏族铁路工人,有500个藏人在工作。可是,全用汉语才能够与大多数的“多数民族”进行沟通。在机关、厂矿、学校、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基本上全使用汉语。私人和股份制、内地企业更不用提了。到拉萨的“太阳岛”上看看那是一个城中之城,是拉萨的梵蒂冈。清一色的汉语服务。包括妓女。在拉萨,从官方的数字来看国营企事业的就业率,几乎50%是藏族。不过加上全民的,私人企事业在拉萨的比例。汉族明显的比藏族多(加上在汉族饭馆、商店门口摆摊的藏人流动大军)。而藏区的百分之80以上的农牧民大众为了忙于养家糊口。只要不去当和尚藏文就没有什么实用价值而对学习藏文失去了信心。就这样藏语文的实用价值,越来越淡漠。它的下场会接近蒙语和维语。比他们强一点的是藏语文在寺院内还是很干净的,没有被污染。

是的,藏语藏文的运用率最高的地方应该是藏传佛教寺院。好多人说:寺院才是藏族文化的摇篮。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只有那里你才能听到真正的藏语,才能感受到藏语的魅力。才感觉到在“自治”。尽管佛教是一个外来的宗教传到藏区。可是,她是西藏人民世代选择的一种文化,也通过了自己文化时代改变了佛教的形式,成为藏传佛教。也通过藏传佛教,世界上的人们认识了西藏文化。除了哪里,你感觉到藏语没有什么用处。“解放”了。“放”了汉语“戒”了藏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里说:“目前,中国共建立了13所民族高等院校,主要用于培养少数民族人才。同时又在发达地区开办民族中学或者在普通中学开设民族班,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中国政府为加大对少数民族高层次骨干人才的培养力度,决定从2005年起在少数民族地区试点招收硕士、博士研究生2500人,力在2007年达到年招生5000人、在校生总数1.5万人的规模。”这些数据都是对的,也是实事。可是,用他人的文化中吸收了他人的民族性格。不是藏民的性格,也不是藏文明造就的人才。这将会是藏文明的一个悲剧。当然,我也不会排除“多数民族”,“主要用于培养少数民族人才”的借口。对“少数民族”实行汉化教育的嫌疑。把中学、大学办到内地,藏族人到内地上学,把高楼修到拉萨让内地阔人把公司搬到拉萨。学生是暂时的学习,换回了拉萨永久的高楼。“在发达地区开办民族中学或者在普通中学开设民族班”,即帮助了“少数民族”又达到了汉化的目的。因为,明显提高了这些人的汉语水平,而藏语水平明显下降(尽管在那里也有藏 文 老师)。而那些,到了藏区当官的和经商的人们从来没有让他们学习藏语的任何要求。西藏拉萨的汉文越来越显得比藏文藏语重要了。这就是“民族区域自治”。

据说曾经是国家主席的胡耀邦在一夜之间,被一个提他上台的人赶下了台,据说与他提出来的,汉族人从西藏离开的决策,不是没有关系。不过,我相当佩服他,佩服他作为一个国家主席第一次对藏族人民给予的信任。佩服他作为一个国家主席第一次来到西藏说了一句藏人想说的话,第一次作为一个国家主席平等对待藏族人民。我想藏族人第一次感受到“祖国大家庭”这个概念的从在。如果它是一个皇帝,一定是一个好皇帝。在西藏,没有一个西藏本土人在那里当过第一把手(有藏族,可不是西藏本土的),历来西藏自治区的第一把手,自己说出去的话,大多数人听不懂的时候(我指的是广大的农民和牧民)。这个领导对藏族人民难道有什么意义吗?如果一个讲坦桑尼亚语的人,不会讲汉语,到广州去当当县长书记试试(不要说当省长、书记了),那不是要闹笑话吗?可是这种笑话竟然在西藏广大地区就可以不是笑话。讲藏语的人给不会讲藏语的人投票,当他们的领导。这实在是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中央政府有意识地安排不会讲藏语的党员干部到大多数人讲藏语的地区工作,本身就是为绝大多数的讲汉语的移民修桥铺路。最起码有这个嫌疑。藏族里有很多共产党员,为什么委派一个不懂藏语的到藏区来工作呢?不会是不信任这些共产党员吧?真的如果一个主要领导不会听那里的群众说什么,更不会看懂那里的人写的什么。看见有人在大街上撒尿,他也不会说别撒的人,成了政府机构里的主要领导。这难道不是民族歧视吗?这不是和西藏人民增加隔阂吗?这种人为了消除隔阂,他会极力让藏族人民学汉语来弥补隔阂。如果,有人在他面前说藏语他一定会怀疑,他会以为这些藏人对他说着什么不好的话。这样久而久之。周围的藏人都不敢说藏语。与此同时,他也就不考虑用藏语招集会议。下达藏文文件也就是走一个过场。到了法庭也一样,执行官不会藏语,上诉当然也就自然而然不会是用藏文上诉,没有上诉的藏文,也就没有藏文下达判决书的必要。“应当为他们翻译”的条文,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句客气话了。那么藏语也就越来越不能作为一个上传下达的语言。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二十一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同时使用几种通用的语言文字执行职务的,可以以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语言文字为主。”“第四十七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应当用当地通用的语言审理和检察案件,并合理配备通晓当地通用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人员。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提供翻译。法律文书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文字。保障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就成了空文了。所以,《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试行)》和《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试行)的实施细则》中的,“将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工作纳入法制化的轨道。西藏各级政府依法落实保护和发展藏民族语言文字的规定,在保障藏族人民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权利的同时,使藏语言文字随着政治、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而得到不断的发展。”他们只是要求社会上使用藏文藏语,而政府内部没有打算使用藏文藏语的任何计划。至今,我没有看到“法制化”了的,发展了的藏语文,在政府的具体使用。相反,我觉得,这个“若干规定”给不懂藏语的汉族执行公务的人们,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可以在藏区不说藏语照样合法的做官。假如,非洲不是中国的地方,如果是的话,不懂非洲话照样也可以去非洲当官哦。

中国媒体更是乱搅和,就像【可可西里】和【喜马拉雅王子】DVD封面上写的藏不藏汉不汉的文字,和萨顶顶的歌曲里唱的藏不藏梵不梵的语言一样,一个是“鸟文”,而另一个是“鸟语”。如果,一个国家的“多数民族”的代表---中国共产党,长期这样对待他们所说的,其它“少数民族”的文字和语言,那吗,藏语藏文就成了没有一点实际意义的点缀。藏文在中国就是一个摆放着的花瓶。现在看来很好看,叫来什么时候都可以砸了。那么这个地区的藏族人民也就已经名副其实的沦为新时代的新奴隶。因为他们不知道上面的新佛爷在讲什么,而上面的新佛爷也只知道下面的藏族人在说“亚拉索”而扬扬得意。而藏人们因为失去藏语的社会地位而更加抵制汉语。久而久之,对抗是必然的。“在保障藏族人民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权利的同时”,被委派到西藏的汉族干部没有一点语言上的要求。这就是所谓的“一个妈妈的女儿”,这些没有共同语言的女儿们怎么能够一起生活呢?不信任藏族人,甚至,不相信他们自己的共产党员。这就是所谓西藏解放五十多年的实际。所以,我想说,政府可以委派中央信任的亲信,不过,最好派一个说藏语的,有藏文化底子能讲藏语、会写藏文的人去藏区。因为,没有一个省市自治区欢迎一个文盲来给他们当领导吧?藏区人民也不列外。藏区的领导不只是为了领导一个领导班子,更重要的是领导那里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讲藏语、写藏文的广大藏族农牧民。这一点不要搞错了,希望中央不要搞错了,怪不得在藏区有那么多不得人心的长官呢。如果搞错了这个最基本的藏区特色,那就是犯罪。反的是反人民罪。所以,我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要派不说藏语的人当藏区的领导?也不要委托那些不为民族办事的人办事。能不能在民族自治区域法里加一条;在民族地区当干部必须会听、会讲、会写当地语言这一条。我觉得这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有能耐当官的就有能耐学好藏语不是吗?如果不这样,明显的就是歧视藏族。在强奸藏族民意。因为,达赖喇嘛就是在这种不信任的状态下离去的,班禅喇嘛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写出来的【七万言书】,嘎玛巴也是没有那种信任感的环境离去的。还有其他的民族干部心里不一定就很服吧?民族区域自治,实在不应该是民族区域他治哦。不应该奴役藏族人民。切切实实让他们自治,就痛快一点。

二.   在藏区,不给学藏语文的人合适的工作,就是有意识的消灭藏语言文化的措施之一

现在是电子时代,幸亏在民间有几个藏文交流网页之后,政府机构的藏文网页也很不好意思的被动中增加了好多。可是比起网络的发展才开始起步,何况没有几个全世界通用的藏文平台。藏文输入也五花八门。现在几乎可以把世界上的任何网站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翻成汉语,可是把它翻成藏语还有很大的差距。网络上还没有一个象样的被普及的藏汉词典。在中国不得不用汉语学电脑、学美术、学音乐、学舞蹈。而藏族自己的美术、音乐、舞蹈,没有做喇嘛的基础是学不到的。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没有这门课程。何况理工科学。如:航空制造业、铁路制造业、机械制造业、公路、桥梁、建筑业等等。没有一个人是从藏语里学会的这些技能。就是一个汽车,不,一个自行车的零部件名称,也不能用完整的藏语名称。在中国只有学汉语才能当工程师,读博士。在其它国家更不用说了,也就是说藏语是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落伍了的语言。即就是在【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四章【传统文化得到保护和弘扬】里说的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国家组织3000多名专家学者,完成了《中国少数民族》、《中国少数民族简史丛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中国少数民族自治地方概况丛书》和《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等五种少数民族丛书的编辑出版工作,合计403册,达9000多万字,共计发行50多万册。现在,中国55个少数民族都各自有了一部文字记载的简史。”但是别忘了,这些丛书也是用汉文写的哦!在中国培养了很多的革命干部不假,可是没有培养几个技术干部,这也是真的。原因是,不学汉语,你学不到技术。这就是藏区教育的现实。藏文是念经使用的语言工具,所以,让它们封闭在寺院里就可以了,是不是?当然,这些不仅仅是中央政府自身的错,也有绝大多数藏人吃着汉字长大的,并没有吃本民族语言长大的人也比比皆是。有些时候显得藏族人本身有很大的缺陷。尤其是,历代的藏区领导,没有争取藏区人民的合理合法的权利和利益,也是不争之实事。一直酿成现在这种藏文灭、文化断的局面。没有几个像班禅喇嘛。贡唐丹贝卓玛那样的好“傀儡”,给中央好的建议,不过,有也未必采纳。

【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的第四章【四、国家对民族自治地方的支持和帮助】第五条:

【采取特殊措施帮助民族自治地方发展教育事业】里指出“国家帮助民族自治地方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发展各类教育事业。民族自治地方是国家实施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攻坚计划的重点地区。国家实施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主要也是面向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最近爆出的“山西黑砖窑触目惊心的【奴工】黑幕”中报道说:“据说有一个甘肃来的【刘宝】因动作慢,被黑工头衡厅汉用铁锹猛击头部,当场至其昏迷,第二天死在黑屋子里。几名打手将他的尸体裹住,随便埋在了附近的荒山上”与此同时,在网上传出在甘肃甘南卓尼卡尔盖失踪了一位藏族孩子叫:楞本。据说他是一个智利较差,而很好动的孩子。由于,没钱念书私自逃出失踪至今。有人怀疑【刘宝】就是【楞本】。实际上在藏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九年义务教育之说。也许是被当地官僚私吞了教育经费。怪不得温家宝今年还提出九年义务教育。所谓的“九年义务制”是一个假的。所以,在藏区培养一些懂藏语藏文,也许会善有善报而大有益处。所以,千万不要培养出那些不会说藏语、写藏文的,脱离群众的干部。那些不会说藏语的(即就是藏族)又有什么用。能不能考虑一下干部的民族文化素质?真正的从本民族立场出发,真正的为藏区绝大多数说藏语、写藏文的农牧民想想呢?文盲(不懂藏文化的)治藏的历史该结束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二十三条,民族自治地方的企业、事业单位依照国家规定招收人员时,优先招收少数民族人员,并且可以从农村和牧区少数民族人口中招收。”非常感谢制定了这样的政策,可是,藏族是有文化的民族。如果,在藏区不明确规定普遍实用的藏语为藏区的主要语言,不明确招收的是说藏语的“少数民族人员,并且是从农村和牧区少数民族人口中招收。”还是始终为那些只会讲汉语的那些人打开着就业的大门。

真的,我不知道在学校学习藏文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就业;也不是为了就学;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母语,而保留藏文化而已吗?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为民族的利益多学一个语言呢?藏语、藏文在广大的藏族地区不是一个就学和就业的必须。没有一个法律提及,在西藏不会说藏语不能工作之类的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等。从中央到地方没有一个政府对此立法。是不是因为“少数民族”的原因。反而,在藏区干部选拔时藏语文成了必须回避的一个铭感问题。因为,如果藏语是选择干部的必须条件。汉族干部,尤其是从省上或中央用钱或用情买了官位的人,就不可能就位。像问“牦牛晚上睡在那里”这种问题的人,就不可能到藏区当官了。所以,各级政府官员很顽强的意识到,藏区干部一定要讲藏语就不提为妙。所以,藏语就成了一个无用的标志。即就是藏语文大学毕业的藏族大学生,也不能在藏区找到合适他们的工作岗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七条自治区主席、自治州州长、自治县县长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的人民政府的其他组成人员,应当合理配备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员。”只要是“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和其它少数民族,”不懂本地语言文字也就没有关系。因此,藏区执行公务的,“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以人民群众是否拥护、赞成、高兴、答应作为制定政策和判断政策得失的标准。”的领导不得不严重的脱离讲藏语、写藏文的农民和牧民。即就是每个县里有七个县长中的三个县长会讲藏语(还不一定会写)而不脱离本地农牧民。可是还有不会讲藏语,称王称霸的县长还剩有四位。实在让人难以接受这种民族歧视的方式。

有关汉民族离不开藏民族。藏民族离不开汉民族的提法。是以,不让讲藏语、不让写藏文为代价。因为不让讲藏语、写藏文的藏族孩子找不到工作为代价。这就是他们希望的那种真正的藏族离不开汉族的话,藏族永远都需要由“多数民族”保护的话。那么,今天藏文藏语的现实就是未来藏文藏语的命运。我们宁肯离开汉族。

唯一的例外:

【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试行)】一共十六条。十六条中,就这八...十二条最为著名。可惜只是一个试行,没有实际的法律效应。也没有执行。

第八条 自治区各级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招收藏族干部、职工,要把藏文文化程度作为必要条件。藏族干部、职工的考评、晋级,要把藏文文化程度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招工、招干、晋级、晋职时,在同等条件下,对能熟练使用藏汉两种语言文字的藏族、汉族及其他民族的公民优先 招收或晋职、晋级。

第九条 自治区各级国家机关下发的行使职务的公文,如果没有藏文,下级机关可以拒绝接受。自治区各职能部门和各人民团体执行职务中使用藏文确有困难的,要积极创造条件,自本决定公布之日起两年内做到以藏文为主行文;县以下基层政权机关上报的公文可以只用藏文;自治区一切企事业单位也要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做到在业务活动中以使用藏文为主。区内的邮电、银行、商店等直接为群众服务的部门的业务活动,以使用藏语文为主,同时使用汉语文。

第十条 自治区内各级国家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在召开各种会议时,应当以使用藏语文为主,同时使用汉语文。

第十二条 自治区各级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必须保障藏族公民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对藏族诉讼参与人,要使用藏语文检察和审理案件,法律文书要使用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