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Lalibre.be
Lalibre.be | Créer un Blog | Avertir le modérateur

12/11/2012

il y a moins de 75 personnes, le nombre d'auto-immolation au Tibet

Aujourd'hui, il y a moins de 75 personnes, le nombre d'auto-immolation au Tibet Du 27 Février 2009 au 10 novenbre 2012 , sur le territoire du Tibet il y a 72 Tibétains auto-immolation, trois exilés tibétains en dehors de l'auto-immolation, un total de 75 Tibétains auto-immolation, dont 10 femmes, connu dans lequel 60 personnes ont perdu la vie (59 personnes à l'intérieur 1 à l'étranger). Seulement sept jours en Novembre 2012 (4-10), il y a huit Tibétains auto-immolation 7 Novembre 2012.Biru County Nagqu dans la Région autonome du Tibet (Kangnaxui) blanc Ga canton(bai ga xiang), un Tibétains mâles auto-immolation, mais localement bloquée, plus disponibles. Trouvez et il a été révélé environ 17 auto-immolation des Tibétains (l'intérieur 16 personnes et étranger 1 personne ) laisser les derniers mots d'écrire une lettre de suicide ou d'un testament d'enregistrement, est aussi important pour la preuve. Le seul moyen d'arrêter l'auto-immolation Celui qui la plupart veulent empêcher les gens avec la plus intense auto-immolation cette protestation contre la tyrannie du PCC? L'auto-immolation pour protester contre les Warriors espèrent l'arrêter? Toujours espèrent que leurs demandes de diffuser largement provoqué une grande inquiétude de la population du monde? Nous devons utiliser l'énergie limitée pour faire les choses que nous devons faire. Nous devons aimer et respecter l'histoire humaine, les combattants de la liberté braves et les plus désintéressés profondes dans mon cœur, et l'action est de notre mieux pour exprimer notre amour et de soins pour eux afin d'atteindre leurs idéaux et d'une manière respectable. La blessure auto-immolation que d'autres, mais nous-mêmes. Le but de l'auto-immolation n'est pas pour leur propre bénéfice, mais l'ensemble de la communauté. Ils sacrifient leur trésor le plus en vue de changer la société Votre vie. C'est ainsi que saint! Il prendra alors quel courage! En effet, pour changer la société et à sacrifier leur vie de façon tragique, nous ne leur rendons hommage. Avons-nous des qualifications pour faire des remarques irresponsables sur leur comportement sainte? S'il n'y a pas d'histoire de l'humanité comme eux afin de maintenir la justice sociale et le courage de sacrifier Warriors, la civilisation humaine peut être soutenu à ce jour il? , Qui les forçait à avoir à utiliser de cette façon la plus tragique pour exprimer leur vif mécontentement et les protestations? Qui veut protester dans ce cas tragique sont encore endurer? À tout autre moment dans l'histoire de l'humanité autant de personnes n'ont souvent l'auto-immolation pour protester contre la règle brutale des autorités? Cela montre que la brutalité régime actuel dans la mesure où! Le poids de la plus féroce, le plus puissant rebond, les gens instruits comprendre les principes de base de la mécanique. Il ne peut y avoir qu'une seule solution: Tout le monde va travailler ensemble à la Chine communiste de l'histoire de l'humanité les plus mauvais des régimes voyous renversé n'avez pas à? Révolution de velours il ya 20 ans, a éclaté. Le Harwell Une fois élu président, pendant treize ans, ont disparu. Dans toute l'Europe régime communiste a longtemps été balayé dans la poubelle de l'histoire. Le Parti communiste est depuis longtemps devenue synonyme de brutalité. Aussi marxiste-léniniste régime communiste. C'est une honte pour la nation tout entière! J'ai même dit à mes amis, la raison pour laquelle je anticommuniste (Parti), parce que je pense qu'ils dirigent pour moi, c'est une grande insulte. Nos ancêtres, les personnes peuvent être tués, ne peuvent pas être humilié. Mais ce raisonnement. La démocratie libérale est important, cependant, la dignité humaine est plus importante pour moi. Une personne sans la dignité de la personne, ne peut pas être appelée humaine. Dans cette vie, et je veux rester debout, vivre dans la dignité. Par conséquent, je dois être anti-communiste afin de maintenir ma dignité! Ceux qui l'auto-immolation pour protester contre les Warriors, je pense qu'une partie de la raison de la dignité et de vous brûler. C'est pour cette raison, je n'ai plus de respect pour eux!

03/04/2011

un monastère bouclé par la police

平措生前照片.jpg

Un monastère tibétain dans le sud-ouest de la Chine demeurait aujourd’hui bouclé par la police, après qu’un moine s’y fut immolé par le feu, ce qui a déclenché des mouvements de protestation, ont indiqué des habitants.

"Les intersections routières vers le monastère sont bloquées par la police", a déclaré par téléphone l’employé d’un hôtel proche du monastère de Kirti, dans la province du Sichuan. "Les gens sont autorisés à y entrer mais les moines n’ont pas le droit d’en sortir. Hier, les magasins de cette rue étaient tous fermés", a-t-il ajouté, sans donner son identité. Il a précisé avoir vu des policiers frapper un moine ainsi que deux jeunes hommes lors d’une manifestation.

Le moine est décédé hier après s’être immolé par le feu et avoir été battu par des policiers, a rapporté l’association Campaign for Tibet basée à New York. Des policiers ont dans un premier temps tenté d’éteindre les flammes, mais ils ont ensuite porté des coups au moine âgé de 21 ans, ont indiqué des Tibétains en exil en contact avec des habitants de la région.

Le corps du moine, nommé Phuntsog, a été ramené au monastère de Kirti situé non loin, avant que des centaines de bonzes et des civils se réunissent pour manifester, a indiqué l’association dans un communiqué.La police est alors intervenue, dispersant les manifestants et procédant à un nombre non précisé d’arrestations, toujours selon l’association. Un bonze du monastère, joint jeudi par téléphone, a confirmé l’immolation, sans pouvoir donner de précisions étant surveillé par la police. "Ce n’est pas pratique de parler maintenant. Il y des gens à mes côtés", a-t-il dit.

Moine s’immole le jour du troisième anniversaire d’une révolte populaire Ce jour marque le troisième anniversaire d’un soulèvement de masse contre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qui eut lieu dans le comté de Ngaba, Sichuan, le 16 Mars 2008. Au cours de cette journée, Phuntsok, jeune moine âgé de 21 ans du monastère de Kirti, s’est immolé par le feu après s’être aspergé d’essence devant le “Sopa Hotel” situé dans la rue principale du village. Des villageois tibétains ont tenté de lui porter secours en éteignant le feu mais les forces de sécurité sont intervenues et les ont violemment frappés avec des barres de fer. Quelques personnes dans la foule furent arrêtées et placées au centre de détention du Bureau pour la Sécurité publique. Lorsque les villageois apprirent que le corps de Phuntsok avait été transporté à l’intérieur de l’enceinte du monastère de Kirti, quelque 2000 personnes accompagnées de moines firent bloc à la grille de ce monastère et montèrent la garde afin d’empêcher que les forces de sécurité ne pénètrent à l’intérieur. On pense que Phuntsok était déjà mort car il était dans un état critique lorsqu’il fut transporté à l’intérieur du monastère. Les Tibetains offrirent des lampes à beurre et leurs prières selon le rituel bouddiste. Des rapports non confirmés sembleraient indiquer que Phuntsok avait été transporté à l’hôpital du peuple. Avec une foule importante dans le monastère, les supérieurs entrèrent en pourparlers avec des responsables du Bureau pour la Sécurité publique et sept Tibétains, précédemment emprisonnés, furent ainsi libérés. Trois d’entre eux avaient été arrêtés quelques jours auparavant pour avoir communiqué des informations par internet, selon certaines sources. Vers minuit, heure locale, la foule s’est dispersée. Le 27 Février 2009, un incident semblable s’était déjà produit dans le comté de Ngaba. Un jeune moine, Tabey, s’était immolé sur une route fréquentée en signe de protestation contre les autorités. La Police armée du Peuple avait tiré sur le moine pour stopper cette action. Bien que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aient d’abord nié l’affaire, des témoins oculaires avaient pris des photos prouvant bel et bien que celles-ci mentaient. Par mesure de sécurité, les autorités ont intensifié les restrictions dans tout le Tibet par crainte de possible contestation à l’occasion du jour de commémoration du Soulement national tibetain du 10 Mars. Ugyen Gelek, âgé de 50 ans, demeurant dans le comté de Gonjo et affilié au monastère d’Angjo Gawa fit une brève tentative de protestation au marché du comté de Kardze le 10 Mars. Cette manifestation de contestation qui appelait à l’indépendance du Tibet et souhaitait longue vie au Dalaï Lama fut très courte et Ugyen Gelek fut rapidement emmené par la police. Le Centre va continuer à surveiller la situation au Tibet et publira les détails sur les événements au fur et à mesure qu’il en aura connaissance.

Le TCHRD condamne la tragique brutalité qu’ont eu à endurer Phuntsok et les Tibetains dans le comté de Ngaba aujourd’hui. Le Centre lance un appel aux autorités chinoises pour qu’elles diminuent immédiatement les restrictions au Tibet et respectent la liberté et les droits humains fondamentaux du peuple tibétain. Traduction de Malie Montagutelli pour Montagne du Bonheur

Un Moine meurt par immolation (Source TCHRD Dharamsala) Le Centre tibétain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 et la Démocratie (TCHRD) a pu se procurer une photo du moine qui s’est immolé par le feu hier, 16 Mars, vers 4 heures de l’après-midi (heure de Beijing) et qui est décédé le lendemain à l’hôpital du comté de Ngaba (en chinois Aba), Sichuan, vers 3 heures du matin heure locale. Dans son bulletin officiel Xinhua,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fait de cette tragédie un récit tout différent, notamment concernant la victime. Ceci peut être une tentative délibérée pour tromper la presse internationale et les organes de surveillance des droits de l’homme. Selon des sources sur place dans le comté de Ngaba, le jeune moine, Phuntsok âgé de 20 ans, était né dans le village de Miruma, comté de Ngaba, de Tashi Tsering, son père, et Dzogdar, sa mère. Il était entré très jeune au monastère de Kirti. Des Tibétains présents au moment du drame rapportent l’avoir entendu réciter "Longue vie au Dalaï Lama". Note : Photo disponible sur le site de TCHRD Traduction de Malie Montagutelli pour Montagne du Bonheur

De Dharamsala, Pascale Montagne du Bonheu

 

09/12/2007

推倒西藏的“柏林墙”

推倒西藏的"柏林墙"


---
读阿妈阿德《记忆的声音》

余杰

   在全世界范围内,西藏是一处最不为人所知的区域。虽然青藏铁路开通之后,每天增加了数以千计络绎不绝的游客进入西藏,布达拉宫的接待能力也受到严峻的挑战;虽然在拉萨繁华的街道上,可以轻而易举地吃到海鲜和各种西式大餐,可以买到巴黎刚刚上市的时装和香水,但一般游客所看到的西藏,只是西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只是一个五光十色的橱窗。在橱窗的背后,有些什么呢?

  在西藏,仍然矗立着一道高高的柏林墙。当年,阻隔西德和东德的柏林墙并没有像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所期望的那样千年永不倒,在里根总统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道墙吧的呼吁中,在千千万万渴求自由的民众的诅咒中,柏林墙一夜之间轰然倒塌。今天,在西藏这片世界上最大、也最具传奇色彩的高原的四周,仍然存在着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柏林墙。这道高墙的受害者,不仅是世世代代生于斯、长于斯的藏族人民,也是所有的中国民众。

  普通的中国人比世界其它任何国家的人都更加不了解西藏,柏林墙牢固地竖立在他们的头脑之中。一说起西藏,他们便认为这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曾经盛行残酷的奴隶制度,布达拉宫是用奴隶的骨头堆砌起来的,是汉族给西藏带去现代文明和现代生活方式;中央政府长期以来给予西藏巨额投资,西藏人理应感激不尽;达赖喇嘛是一小撮分裂主义分子的头子,是西方利用来反华的工具……这就是中共当局通过长期的教育、宣传和洗脑,而让普通民众形成的既定观念和思维方式。即便某些来自中国大陆的、已经在西方生活很多年的人士,亦从不怀疑以上种种说法的真实性。几年前,我在洛杉矶华人作家协会为我组织的一次演讲会上,就遭到过两位自称北大校友的人士的猛烈攻击,他们的名片显示他们在美国某大学任教,可他们对西藏的看法跟中国大陆中学教科书上的那一套一模一样。愚昧已经成为一种难以医治的慢性病。

  推倒西藏的柏林墙,第一步便是让藏人自己开口说话,便是倾听藏人自己的声音。阿妈阿德的回忆录《记忆的声音》,便是这样一部跨世纪的西藏悲壮史诗。阿妈阿德是一个平凡的藏族女子,一九三二年出生于康区梁茹。五十年代初共产党军队进入藏区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新婚不久的少妇,相夫教子,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当共产党开始系统地摧毁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的时候,引起了藏族人民的反抗。阿妈阿德先后失去了父亲、丈夫、儿子、婆婆、姐夫和无数的亲人朋友,她本人也因为给抵抗组织通风报信而被捕入狱将近三十年,在狱中受尽酷刑的折磨,可谓九死一生。一九八五年,她辗转来到印度达兰萨拉,并在美国女儿布雷克斯莉的帮助下,用口述的方式完成了这本杜鹃啼血般的回忆录。正如作为记录者的布雷克斯莉所说的那样:像多数藏人一样,阿妈阿德没有受过正式的教育。因此,她的故事读起来更像丰富多彩的口头?述,而非精雕细刻的文学作品。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这部回忆录以惊人的真实性和朴实无华的风格,而成为藏族当代历史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阿妈阿德是一位幸运的幸存者,她的许多同代人都惨死在战斗中以及此后漫长的集中营生涯中。幸存是一种幸福,是一种不可以挥霍的幸福,幸存者有责任讲述记忆,并竭尽全力让记忆成为历史,达赖喇嘛在给这本回忆录所写的序言中指出:我很高兴,不仅是为人们可以读到阿妈阿德的故事,而且也为她能在苦难中活下来,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世界。这个故事体现了中共占领西藏后,所有藏人如何受尽折磨,也体现了西藏妇女如何像男人一样做出牺牲,投身正义和争自由的战斗。正如阿妈阿德自己所说,这是一种声音,一种令世人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受难者的声音毫无疑问,这也是一本值得推荐给每一个中国人阅读的书,它能够打破共产党炮制的虚假的西藏观,能够唤起有良知的汉族人士重新审视当局的西藏政策并重新看待相处了上千年的藏族邻居。

  当共产党军队刚刚进入藏区的时候,大部分藏人都持观望态度。这支陌生的军队比此前的国民党军队显得更加威武、整齐、富有朝气。阿妈阿德回忆说,在共产党进入藏区的最初阶段,士兵们没有动过任何武力,也从没有威胁过我们。……中国士兵尽力做各种演讲,以模范行动赢得我们的信任。她的回忆是真实的,她并没有刻意扭曲事实。她特别指出,当时共产党干部和士兵对藏人的佛教信仰表现出了一副虔敬、虔诚的样子。而藏人根本不知道,为了赢得他们的信任,研究他们的宗教和习俗,已成为共产党军队的军事训练的一部分。共产党军队在这一阶段的秋毫无犯,仅仅是为了麻痹藏人而已。

  很快,共产党便在藏区展开了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这是他们粉碎藏人的社会组织结构和历史文化传统的一招杀手?。阿妈阿德发现,共产党逐渐重用一些根正苗红的乞丐,将他们提拔为各种领导机构中的傀儡角色。她写道:中国人确实影响了一些乞丐和穷人。那些乞丐,以前没有人阻止他们过自己选择的生活,而且还一直慷慨地接济他们,可就在大家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背弃自己的人民。看到这些,真令人无比痛心。……乞丐们接受任何任务之前,都要被灌输共产党的教条,让他们坚信富有的藏人和当地的头人是他们的敌人。还说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去监督社会、汇报谁在民众之间散布民族主义情绪。由此,中共将昔日的西藏社会撕裂开了一个口子。

  紧接着,共产党大肆开发西藏,掠夺西藏的各种资源,西藏的自然环境从那个时候开始便遭到严重破坏。当然,藏区的破坏是与中国其它地区的破坏同步进行的,许多领域的破坏是永久性的破坏。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及其帮凶乃是人类的千古罪人。阿妈阿德在家乡渡过了田园诗一般美好的童年和少女时代,尽管自然条件恶劣、物质生活匮乏,但他们的精神生活却充实而富足,他们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和谐,阿妈阿德说:在藏人眼中,大地是有生命的。土壤、高山、河流和天空诸神呵护着大地,滋养着大地。我们的文化一直追求与环境的完美和谐。我们只种那些我们需要的,这足够了。在共产党身上,我们看到的只有贪婪。现在,他们似乎计划开垦所有可利用的土地,养活他们的军队。今天青藏铁路的修建,也是出于同样的贪婪。西藏的一草一木,惟有无声地哭泣。

  阿妈阿德所在的康巴地区,民风最为剽悍,当时的反抗运动也最为激烈。然而,面对装备精良、多如蝗虫的共产党军队,数量有限的藏人单凭勇气和体质与之对抗,宛如以卵击石、蝼蚁撼树。人们发现藏族战士死去时,仍紧紧地握住手中的藏刀,那么紧,那么用力,手都变成了黑褐色。不久,阿妈阿德也被捕了,并且受到种种酷刑的考验:审讯的警察开始对我动粗,一连四天我都戴着手铐,手还被拷在后面,他们拼命往我大腿上踢,腿上肿了一大块,过了三十九年后还能感觉得到。还有更可怕的酷刑在等待着她:有时他们扯我的头发,有时拉我站起来,强迫我跪在削尖的木片上。有一次,他们把竹签楔进我食指的指甲盖儿下,把指甲下的皮肉都撕裂开了,一直裂到第一个指关节。他们把竹签子慢慢地往里插,想要强迫我交待。我眼前浮现出一张张家人和朋友的脸孔,现在已经很明白,如果我开口,这样的逼供就会没完没了。最后我疼得昏死过去。这位信仰坚定的女子,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从未出卖和揭发过别人,从未背叛自己的民族,从未向毛泽东像表示效忠。当她出狱的时候,已经由一名鲜花般的少妇变成了伤痕累累的老人。

  这些章节让我不忍卒读,同时我也为自己身为汉人而感到羞愧。近代以来,藏人不曾侵犯过汉人;共产党建立政权之后,藏人也从未试图挑战中央政府的权威。可是,毛泽东却要彻底征服并按照他的方式改造西藏,不惜为之付出血的代价。在通常情况下,杀戮是有理由的,可是中共政权对藏族的杀戮却毫无理由。如果硬要找出理由的话,也许就是因为毛个人疯狂的野心。毛泽东政权对西藏人的种族屠杀,虽然数量上没有达到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但性质完全是一样的。此前,我们对此罪恶一直缺乏清晰的认识,我们谴责毛泽东发起的种种政治运动以及大饥荒造成数千万人死难,却很少对藏族的悲惨遭遇表示同情。我们的人权观和自由观是有选择的,是有缺陷的,我们自己却从未意识到这一点。直到今天,西藏在中国年轻一代的小资心目中,仅仅是一个香格里拉一般的梦幻之地。在各种小说、游记和摄影作品中,西藏常常被当作浪漫的爱情故事的最佳背景和对平庸的日常生活的一种反动。因此,那一切怀着猎奇的心态的、以西藏为题材的汉语文学,在阿妈阿德的这本回忆录面前,都黯然失色,都轻得失去了重量。

  每个民族都需要见证者,尤其是那些被杀戮、被侮辱、被漠视的民族。大屠杀见证者、华盛顿大屠杀博物馆的创始人、作家韦塞尔于一九八六年获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者称他是人类的信使,赞扬他记录下了在人类遭受极大羞辱和彻底蔑视时的个人经历。韦塞尔把保存苦难受害者的记忆当作自己的使命,他说:歌德说,人在悲痛时会沉默,这时候,上帝便把歌唱悲伤的力量给了人。从此,人再也不可能选择不歌唱。……我为什么写作呢?为的是受害者不被遗忘,为的是帮助死者战胜死亡。如果说韦塞尔是犹太民族的见证者,那么阿妈阿德便是藏族的见证者。最为可贵的是,在经历了地狱般的劳改生涯之后,她仍然保持了人类的尊严、宽容和慈爱,她并不憎恨那些对她施加过暴力的人,更不试图寻求报复。她对西藏被戕害的命运深感悲伤,却不主张用激进的方式寻求独立,她在回忆录的结尾处呼吁说:愿人们认识到和平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空气,愿人们都能理解纷争不可能靠武力来解决。可惜的是,迷信武力的、傲慢的北京当局根本不愿听取达赖喇嘛和阿妈阿德们真诚而富有建设性的呼吁。

  这是一本记忆之书,这是一部法庭的证词,阿妈阿德不是熟悉遣词造句、学识渊博的作家和学者,她的这本口述回忆录却具有特殊的文学和历史价值。学者徐贲在《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一文中指出,大屠杀幸存者的见证为其它灾难见证设立了重要的先例。耶鲁大学社会学教授亚历山大称灾难幸存者的见证为一种新的历史凭证,称作见证的幸存者为一种新的历史行动者。韦塞尔也说过:如果说希腊人创造了悲剧,罗马人创造了书信体,而文艺复兴时期创造了十四行诗,那么,我们的时代则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见证文学。我们都曾身为目击证人,而我们觉得必须为未来作见证。我相信,阿妈阿德的《记忆的声音》完全有资格成为世界见证文学宝库中倍受珍惜的作品之一。未来汉族和藏族实现和解的那一天,这本回忆录将被收藏在历史博物馆中。我们的后人将会惊叹于自身的历史中出现过如此黑暗的一页,更将为我们有过阿妈阿德这样一位如同压伤的芦苇不折断的前辈而感到自豪。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
──《观察》

中国对少数民族还是不错的吗?

中国对少数民族还是不错的吗?

 

b7a855c4b96f8daf4f51097c463308b7.jpg

 

有一个网友说:从任何意义上说,汉族和藏族、蒙族明明就是平等的,在我国。所以,我坚决不同意把专制问题和民族问题挂钩的行为,这样做不但不会解决问题,只会把水搅浑,当然,也许这也正是某些人的目的。

我对明明是平等的说法是不能接受的,如果平等,我们还要高度自治干吗?汉语在藏区是官方语言,是第一位置的语言,藏语在藏区一点用都没有,官方不用,商界不用,就是藏学界吃香的也是用汉文写的藏学论文。在藏区,任何性质的晋升考试,如;公务员考核根本不会用藏文,转干,提干。那一样在西藏是用藏语考的?你还说平等,就一个语言都没有平等。汉语是国语,藏语是什么?最起码在西藏,应该是官方最主要的文字吧?怎么说,藏语也是和汉语一起写在人民币上的五种文字之一,如果,讲平等藏语也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语吧。世界地图上找都找不到的同中国的一个大县的面积一样的比利时王国的国语就有三个。我指的是官方用语和法律用语。难道中国那样大的一个国家,只有一个汉语是国语。你觉得对其它民族公平吗?是的有人会说:你们自己不好好学习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是的,我承认有这种现象,这种现象从解放以后就开始了。五十多年来藏文在官方和社会上的地位急剧下降,尽管,这五十多年来,西藏的民间做了很大的努力,可是,没有在根本上解决藏语作为一个官方语言的地位问题。因此,藏语越来越变得没有地位,学了藏语,在中国没有一点使用价值。到了拉萨就好像到了北京一样,你说藏语有用吗?可是有一点请诸位不要忘了,在广大的西藏,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在说藏语,他们是被讲汉语的政府管理的,这个政府说的只是汉语,第一把手就是从非洲调来也可以,只要懂汉语。这就是西藏的三个代表。这个就是这位网友所说的明明就是平等的西藏吗?

我还是佩服汉人,他们无论到那里汉语总是要说,比如,汉人如果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生活,不讲英文,不讲法语,只讲中文也可以畅通无阻。在那里,你可以买到两岸三地各种各样地道的家乡小吃,吃遍各种风味、各式流派的中式大餐。如果你在国内找不到的国货,你不妨试试去温哥华找找,因为令你失望的指数非常低。那里,城市里所有道路标志都用汉语,而且到了法庭也可以用汉语诉讼.的确对将汉语的人非常的方便.可是,那都是汉人几代人的努力才达到的。加拿大的国家元首——加拿大总督是出生在香港的华人伍冰枝,温哥华所在的BC省前省督是出生并成长在香港的华人林思齐,在市级、省级和联邦三级议会中也有不少华人议员,像代表温哥华东区的联邦国会议员是出生在江苏省名城——无锡市的梁陈明任。此外,中文成为加拿大各省教育部规定的高考科目。可是,在中国的藏区怎么样?藏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就已经画成中国的一个民族。中国政府把藏族和其它比他们少的民族都叫:少数民族。就这个称呼本身就有很大的民族歧视。仅仅在这样一个称呼上,民族歧视表现得那样淋漓尽致。从法律上规定管我们叫作少数民族。这和加拿大国家对待加拿大中国人,在法律和政治上的地位有天壤之别。是,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第一百二十一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

第一百三十四条 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


以这三条为例,口口声声说少数民族的平等,可是没有明确平等的具体内容。在西藏三区有百分之80以上的人讲藏语,官方使用汉语,就语言文字的使用而言,是不平等的。是不是以官方使用语言做为西藏的语言?是不是以拉萨的官方人口数量来定夺使用什么语言?在西藏三区不但没有规定,以藏语为主,还以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来掩盖使用通用的一种语言”--汉语。在法律诉讼时以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在西藏把藏语说成是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把西藏百分之八十的人所说地藏语说成不通用的语言,难道是“明明是平等的”吗?还不如直接说不通晓当地的汉语,干吗要拐弯抹角呢?还给讲藏语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一个必须为他们翻译都说不出口。以应当来掩盖不应当。实际上那有翻译呀?在民主国家,法律翻译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必须向法庭宣誓。什么叫:应当为他们翻译。

在西藏牧民、农民、喇嘛们,他们不会讲汉语,也不希望将汉语成为在西藏的主要语言。讲汉语的只是去学校的学生和那些只有靠工资为生的国家干部而已。那个数量在藏区很少的。就在大多数人讲藏语的地区,不用藏语、藏文的这中现象。比汉语在加拿大使用汉语的社会地位相比相差太远了。加拿大国家就可以包容汉语。那里有华人的医院、银行、医疗保险、职业介绍所、各行各业。而且都用汉语。用法律的方法,对汉语的社会地位给予了保障。所以,以上几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条例。不是我捏造的。 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者几种语言文字。 在这里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语言”就是使用汉语。“或者几种语言文字,”只是一种措辞,显得很勉强。 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如果,没有必须为他们翻译的话,应当为他们翻译就不必了。因为,五十年来,你们很少翻译了,久而久之,就不应当给他们翻译了,现在就没有了。如果,你把当地不通用的语言仅有百分之二十的汉语都搞成通用的了,而那些在西藏百分之八十的讲藏语的搞成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的愚民了。还翻什么译。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这里的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经常被那些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所掩盖。从来没有人歧视和压迫所谓的少数民族 应为不搞暴力的“藏独”

很多,因为那些个口念嘛呢的都是搞藏独的。因为,他们和达赖喇嘛一样,在为民族的文化不被糟蹋而努力,在奋斗。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而想到的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而想到的

bd7553304cfe162331e2af251f3b9b50.jpg

之所以西藏神秘,除了她的宗教,恐怕没有其它可神秘的东西。所谓目前在世界上流行的藏学,主要也指的是藏传佛教。世人要学西藏,也要学习西藏的宗教哲学。而这些东西,以前只能在西藏的寺院里才能够学得到。而现在在世界的那个角落都能学到,而且,学到的还很地道。我要想问的是;假如,西藏是一个国家,我们的国家有什么?有没有一般国家的国家结构,麻雀虽小也内脏俱全是不是?有没有如unifolie所说的有经验的藏族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商人,在加上更多的理工农医等工程技术人员 有吗?就算我们是一个独特的国家?也是在地球上的一个国家吧?一个人,一个藏人,为了未来世界,化去一身的时间,可以理解,就是说不理解,至少是他自己的事。如果西藏是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也为了国家的未来世界而奋斗终身。不求工农商学发达、不求文化、科学进步、不求人民生活富裕。以她的贫困落后做为进入未来的代价。如果这样,我们就永远也别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自己的家了,我们大家只能到未来世界去找家算了。之所以西藏不能拥有国家,也是因为在西藏的大部分西藏人没有现实生活的经验,现代人一样生活的本能。以宗教的宗旨,做为国家宗旨的社会,在文明的国家,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现代社会,现在出现的国家现象,就像中国的政治现象,中国是把党的宗旨做为国家的宗旨而深受其害。他们的改革派想搞党政分家而造反对。如果,西藏以佛教的宗旨为国家宗旨的现象,显然已经非常的落后了。也是长期不可能在西藏形成国家的原因。是不是各位?
说到这里。我要申明一句,我不是反对我所信仰的藏传佛教,也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提倡国是国,教是教。国家的教和教的国家不是一回事。该分手了。

       我迫切希望有一个真正属于西藏人民自己的政府。我对政教分离,越来越感到有它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认真分析过,从200多年的无政府状太的西藏历史和西藏宗教界同蒙古王室和清王室的交往的历史分析。一个真正的政府,包括各教派在内的,不再是宗教单独所左右的政府(不是形式上的)势在必行。我还要继续我的观点。也不需要政府插手宗教。这就是一个真正自由得信教人具备的素质。

境内境外的政界和民间改革藏传佛教的呼声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的发布。开始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威胁。尽管,揭露假活佛,看来势不可当。可是我担心的事情随着【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也开始展开实施了。借此打击藏传佛教的机会也同时产生了。因此,我还是要说任何与神职人员无关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此事。包括政府也不要插手。我们只有积极的、善意的建议藏传佛教进行改革。因为,民众还在沉睡。换醒他们是我们才是我们的职责。到地我们不能代表葬传佛教。如果,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强行管制藏传佛教,那后果就是藏传佛教和西藏形成脱勾的局面,毕竟藏传佛教以经成为世界性的宗教之一。我可能过于担忧,不过这种可能性以经从在。

       活佛转世是一个西藏人民的大事,只有像尊者达赖喇嘛才应该有权威提出一些或做出改革的举动,只要他老人家和其它宗派进行商量提出任何的办法。我想广大的西藏三区人民是会接受的,关键是既得利益者们很难说服。尤其是现在这样复杂的国际环境。阿弥佗佛!我希望尊者达赖喇嘛找到一个好的办法。

       一个不懂佛教和视佛教为鸦片的党给活佛转世发放什么活佛证。不过,好多不动佛教的人也少参与佛教界的事情为好,藏传佛教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财富,不仅仅只是中国西藏的,也不仅仅是你(学生)想到不科学的。问题是我们西藏是一个全民信教的国家,只有喇嘛们才真正的有改革宗教的权力,其它什么党呀政的最好靠边站。要让他们自己有这种认识才行。至于我们教外人士也最好不要参与。直接了当的说,活佛的转世并不是佛祖的精神。尤其是活佛转世中的子承佛位的现象。假的活佛的产生,共产党也可以制定活佛转世等等,都是对佛祖精神的极大诬蔑。活佛转世来控制西藏人民的事不是今天开始的,在西藏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就开始了这种政治和宗教的交易。今天颁发活佛转世证是比颁发金印金册更低级了而已。这证明共产党心目中对活佛的地位比清朝时期更那个了,可能是因为活佛们太爱那个了的原因吧?至于那个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要省悟。我觉得局外人不便过问。因为,西藏人祖祖辈辈这样过来的。如果,他们不说话。如果,活佛没有改革的意识,我们靠几个简单的网页去担此大任恐怕很难代

13/10/2007

达赖喇嘛【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28a6f36e57422b7aa26181baef8c5de1.jpg

二十八年前,他响应邓小平「只要不追求西藏独立,什么都可以谈」的提议,提出解决西藏问题「走中间道路」的主张,以此建立与中央政府对话、对谈的基础。如今,对话、对谈多年来没有进展,而来自北京方面的批评、指责日益激烈;流亡海外藏人则采取激进方式以示不满亦越演越烈,甚至有七百多人报名,愿意不惜以生命来捍卫「主张」。迹象表明,邓小平开创的在不谋求藏独前提下以对话、对谈方式营造汉藏团结局面的构想,正在被对立、对峙、对抗的声音所淹没。

一九八七、八八年出现「拉萨」事件,有人提出,如果抗争发生暴力事件怎么办?那时候达赖喇嘛就说,如果走向暴力,我就辞职,从此就不管西藏问题。如今,他再次重申:「现在也是如此,如果走向暴力,我就退下来,不管了。

六月二十九日至七月五日,达赖喇嘛派出洛地嘉日为特别代表,率领格桑坚赞代表、高级助理索南达波及布琼等四人代表团,赴上海、南京等地与代表中央的中共统战部官员举行第六次会谈。亚洲周刊获悉,虽然这次会谈是自二零零二年以来的六次会谈时间最长的一次,六天内总计进行了九小时会谈,但没有丝毫进展,陷入僵局。达赖喇嘛的代表仍然集中于大藏区、西藏自治等问题,介绍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但北京方面的代表不认为中国现在有所谓的「西藏问题」存在,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即达赖喇嘛回国的问题,但达赖喇嘛必须真正放弃西藏独立的立场。达赖的代表认为,达赖喇嘛早就阐明了不寻求独立的立场,而达赖喇嘛是否回国不是什么原则问题,西藏自治才是原则。双方的对话陷入胶着。达赖喇嘛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时更首度对会谈毫无进展提出批评,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的关系又趋紧张。有三万多会员的激进「西藏青年会」更激烈地主张暴力,并发动「人民起义运动」。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今年八月一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理塘县,藏人郎格耶.埃达克在数千名群众聚集的年度赛马节庆典上,突然走上贵宾观礼台,拿起话筒呼吁藏人支持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班禅喇嘛和其它西藏异议人士。埃达克随后遭拘捕。参加示威的流亡藏民对亚洲周刊表示,当局已为此拘捕了数十名藏人,并派出大批军警进驻。

八月三十日上午,雾锁达兰萨拉,山城街头的藏人商店都拉起了铁闸,一些藏人开始聚集在达兰萨拉的中心广场,响应商会及妇女会的号召,游行集会抗议北京当局乱捕藏人。逾千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包括僧侣、小孩和妇女,手举标语和被捕藏人的照片,步行到达兰萨拉的镇中心集会,有不少印度人也加入。

八月三十一日,达赖喇嘛在他的行宫会客室内再度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首次对最近一次的双方对谈提出批评,严厉指出:「第六次对谈没有任何进展,他们不承认有西藏问题。」自二零零二年开始,达赖喇嘛的代表与中央政府展开对谈,每次谈话结束,尽管北京方面释放的信息都是「对谈没有任何实质进展」,但达赖喇嘛却总是表示「对谈很有进展」。但这次,达赖喇嘛说:「第五次对谈的时候,对过去的历史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对未来,达赖喇嘛不追求独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之后,北京方面就有不断的批评声音,说达赖喇嘛搞分裂,但另一方面,在西藏的僧侣们状况非常不好。」达赖喇嘛的批评,实际上传递了一些信息。达赖喇嘛说:「我非常担心会失控。现在对中间道路持批评意见的人越来越多。但真理就是真理,中间道路我始终坚持。」去年五月开始,北京方面加大力度批评、指责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还在拉萨召开揭批达赖喇嘛大会;一系列强硬措施在西藏境内外引起反对和抵抗,绝食、游行抗议此起彼落;主张西藏独立及不排除使用任何手段的「西藏青年会」的激进活动更趋激烈;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质疑在扩大。

九月七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本教各宗教领袖暨西藏流亡政府宗教、文化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发出了不予承认的联合声明,声明称管理办法「是一个毫无道理、缺乏依据的文件」,并表明「不予承认」的立场。这是近年来西藏流亡政府少有的直接与北京政府的抗衡。游行队伍高喊口号,给这个宗教和旅游城市添加了一些紧张气氛。在达兰萨拉街头,要求西藏自由、要求释放被抓的藏民的标语随处可见,一块奥运倒数的记念牌,提醒要求给予西藏自由。这一天,主张依靠西藏人自己解救自己,只要为西藏民族,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西藏青年会召开年会,来自四十七个国家分会约二百多流亡藏族青年代表参加,与会的还有从西藏境内来的二、三十个代表。藏青会主席K. Phuntsok告诉亚洲周刊,会议的主题是对西藏独立、青藏铁路通车、大量汉人进藏破坏藏文化,需要采取的应急措施。K. Phuntsok说,会议讨论的方向是比较激进的,倾向以暴力的方式,以西藏人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西藏问题。「大家考虑,有一天达赖喇嘛不在了,西藏往哪里去?我们要承担这个独立责任,现在就要开始做」。K. Phuntsok表示,达赖喇嘛倡导非暴力没有错,但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很多人不相信了,这条路走不通」。 K. Phuntsok说,采取激进行动,藏青会绝不是说说而已。拉萨哲蚌寺有喇嘛被抓,流亡藏人闯入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抗议;前不久十四个流亡藏人在新德里市中心的古天文台附近展开了三十三天的绝食抗议;

奥运倒数周年的八月八日万人游行等,都由藏青会参与组织。亚洲周刊获悉,去年十一月,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当其车队经过一座天桥时,有西藏流亡青年从桥上飞扑向车队,想用身体砸车,被印度警察推了一把,跌倒在路旁,没有砸到车但摔断了腿。K. Phuntsok证实确有此事,并说参与者不止一个人,「很多人对现况不满,认为藏人太软弱了」。他表示,青年会自今年五月起,酝酿「人民起义运动」,「绝食游行只是一部分,要提升反抗的力度,西藏人要自己承担,奥运会前会有所动作」。亚洲周刊获悉,五月到八月有七百多流亡海外的西藏青年报名,表示愿意分享生命捍卫西藏人的自由。K. Phuntsok称,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藏青会主张采取暴力手段,开始受到一些人的认同甚至支持。虽然达兰萨拉属偏僻的山区,但这里可以观看到凤凰、四川、西藏甚至香港等一些中国内地人民喜欢的电视台。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亚洲周刊的记者遇到了凤凰卫视的观众,他是流亡政府连续三届的民选议员丹增贡波,他就对藏青会的行动并不感到惊讶。丹增贡波原本在中国大陆一个县的教育局工作,是中共党员。他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但并不认为目前藏青会的做法激进,理由是「中共对西藏的政策非常不理想,是共产党的政策越来越激进了,必定会有西藏人失去理性要反对」。丹增贡波非常担心,「西藏人的状况如巴勒斯坦,有温和派、激进派,甚至搞武装恐怖活动的」。丹增贡波说:「双方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原则是西藏民族能否生存下去。」他更担心的是,共产党内部理性的声音越来越小,诉诸武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十月十七日,达赖喇嘛将在美国国会隆重举行的颁奖典礼上,正式接受美国最高荣誉奖——国会金质奖。布什总统将出席颁奖典礼。颁奖典礼之后,达赖喇嘛将在国会山庄的西草坪对公众发表演讲。在美国200多年历史中,使用国会国会山庄的西草坪,作为国会金质奖颁发典礼的地方尚属首次。那天将有数以千计的西藏人及藏人友好人士,集聚在华盛顿国会山庄,隆重庆祝这一盛事。这是自1998年达赖喇嘛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再一次获得重大的国际殊荣奖。据悉,就为此事拉萨已进入高度警戒状态,各企事业单位以及居委会传达严禁各类庆祝活动的通知。外国人进藏受到严格控制,网络被严密监控。结果反倒使越来越多的藏人获知这一消息,无不欢欣鼓舞。

再说,生活在西藏境内的藏人与流亡海外藏人的互动越来越紧密。扎西是从拉萨来的青年,他有特别的管道,来来回回达兰萨拉好几次了。这次来是想见见达赖喇嘛,已经等了十多天了。扎西在西藏专职从事地下保护西藏民族文化的工作,出版达赖喇嘛的演讲、弘法的经文等等,通过管道散发到整个藏区。扎西曾两次被抓,分别关押了一个月和十三天,因为没证据,当局最终释放了他。扎西等待九月三日在达兰萨拉举办的新加坡信众法会,见了达赖喇嘛就回西藏,继续他的事业。在山区,扎西有自己的印刷厂,一些数据都是他们自己印刷,自己去散发的。 一九九三年,扎西集聚了十多人,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分散在藏区各地,主旨是要求西藏人自治;达赖喇嘛回来;保护西藏文化;所有汉人离开西藏。扎西说:「达赖喇嘛是我们今生来世的主,违背了达赖喇嘛就失去了西藏的价值,但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能力搞破坏,我们敢做敢当。」扎西等人去考察过铁路、水电设施,包括很多军区驻地,他认为防卫都很差,要动手很容易。扎西说:「如果达赖喇嘛不在了,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耐性了,我们会放弃中间道路,用自己的手段。」扎西并认为,一方面西藏汉化越来越严重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的年事已高,给中央政府的机会不多了。扎西表示,奥运前,地方政府开始不断抓人,采用强硬的控制手段,有不少西藏地下组织的成员莫名其妙的失踪,「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他觉得,奥运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希望中央领导可以在奥运前释放善意,否则情况一定会更糟。由于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长时间得不到北京方面的认同,对谈也迟迟不见成效,一些支持者开始失去信心。达瓦才仁一九九二年从青海藏区来到达兰萨拉,现在是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中文部主管,编辑中文的西藏通讯及网站。当年生活在青海安多的达瓦是警察,因为参与汉藏打架被拘留十五天,以后又重新被审,坐了六年牢,出狱后徒步三十多天来到印度。达瓦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也一直代表流亡政府到印度各地藏民区去宣传中间道路。不过,这些年来,达瓦有些气馁,他表示:「以前相信有很多问题没解释清楚,现在看来是北京方面根本就不想谈,总体感觉是倒退了,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士是在拖延时间。达赖喇嘛说,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中央政府也严厉指责。」达瓦次仁所在地的流亡政府最近发文指示,所有政府人员,不能给非政府组织捐款;不能参加活动,列席也不行;不能发表支持的言论;不能参加游行等。但达瓦次仁认为,我们可以控制住公务员,我们很难控制老百姓。达瓦次仁最近到「西母拉」的藏民居住点去宣传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遇到的质疑、责问要比以往多得多。两年前,达瓦次仁到「比日」藏民定居点,这里藏青会的势力很强,但只要有青年质疑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会有三四个成年人站起来反驳,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了。前不久达瓦到「西摩拉」的定居点宣传,这里是最温和的地区,但藏民对「中间道路」提出的质疑越来越多。达瓦说,最初达赖喇嘛提出放弃西藏独立、走中间道路,老百姓不会问为什么,现在要问为什么、甚至提出反对。「如果达赖喇嘛不在了,信心又从哪里来?谁又能比达赖喇嘛更有智慧呢?」支持达赖喇嘛非暴力主张,坚持要弘扬西藏民族文化的达瓦次仁也显得有些无奈。

 在印度东部大吉岭的西藏难民自救中心,主任强巴拉卓亚洲周刊记者表示:「我们希望回到西藏,这里不是我们的家。」这个西藏难民自救中心是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的太太建立的,类似合作社。刚流亡到印度,看到一些藏人生活没有着落,就招募一些人织地毯、画画,慢慢自助合作,成立孤儿院,还办学校,建立医疗诊所,还有印刷厂,让藏民可以自食其力,最多时容纳了四百多老人和小孩。强巴生在拉萨,八岁时跟父母来到印度,他强调,达赖喇嘛主张非暴力,中国领导人却在等他死,为什么不想想,死后问题会更麻烦呢?「你知道恐怖主义奥沙玛.本.拉登吗?如果逼急了,有一天,我们会做同样的事情。嘉乐顿珠是汉藏对话的桥梁,如果都不在了,你要找对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学着苯·拉登了。」当然,这样说有点言过其实,不过也充分表达了西藏人受制于圣明达赖喇嘛的教诲,履行和平、非暴力的诺言,而中国政府置之不理,已经感觉非常压抑的心情越发不可收拾。也充分表达了西藏人民受尽了中国政府对西藏语言、西藏宗教、西藏文化的蔑视表示强烈的反抗。中国政府说的没有【西藏问题】激怒了西藏人民,也引起了世界人民的反感,继德国总理的公开接见之后,美国国会表示了对达赖喇嘛在民主、自由、和保护西藏文化遗产做了肯定评价。同时也对达赖喇嘛在和平、非暴力、人权以及宗教间的相互理解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给与了与教皇保罗二世、曼达拉和特里蕯修女一样的评价。这些评价是公正的也是据有历史的重大意义。中国政府是没有办法否认的,希望中国政府认清形势,不要为此加害广大的西藏教民,他们对自己精神领袖的荣誉感到由衷的高兴,希望中共放下屠刀,即早回头,这才是一条光明大道。这也是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

15/08/2007

藏人的思想和行为不能得到解放

藏人的思想和行为不能得到解放

 

    一般来讲,一个民族穿着兽皮,标志着它的落后,西藏三区的人民,从去年开始,想要改革这种身着兽皮显示威风的落后习俗,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显示了一个民族在进入改革时期。可是,今年在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康巴艺术节】上官方强行让干部和群众穿上兽皮,以“保持”其落后。很难猜测是什么用意。据说是达赖喇嘛,说不要穿兽皮,因为一来不文明,二来最重要的是对珍稀动物也是个保护。这本来没有什么不对呀?是不是在走“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老套路。要安定团结结果的共产党,破坏了安定团结的草原之安宁。他们从来就看西藏人不顺眼。 2006 114日,在印度南部的小镇阿姆拉维提,达赖喇嘛面对十余万佛教信徒语气沉重地说:“最近在西藏,甚至在农牧地区,听说严重存在买卖动物肉类、走私和使用动物毛皮的行为,藏人的坏名声也越传越广。……当今知识发展、经济发达的时代,藏人的思想和行为却一步步落后。很多西藏境内的藏人,虽然没有什么内在的修养和知识,但却喜欢腰带长刀,身上裹着用大量虎豹等珍稀动物的毛皮装饰的服装,手、脖子上和头上戴满沉重的各种饰品,进行炫耀,并且戴很大的戒指,手指不能活动,如何吃糌粑?这些是一种庸俗、缺乏文化的表现,是藏人的耻辱。在座的境内藏人,在返回西藏时一定要告诉所有藏人说,达赖喇嘛对在西藏买卖和使用动物毛皮的行为感到非常羞耻,藏人也因此背着坏名声,这是不好的,应该要制止。”穿兽皮实在没有一点好处,这一点世界上任何人都知道,非洲人都早就不穿了。西藏人还要在共产党的努力和挑唆下还要继续穿下去。西藏人现在做什么都不可能赢得共产党的欢欣,这和意识形态的区别有很大的关系。我倒是觉得离开他们的时候已经来临,没有必要对他们低三下四,如今一个人可以对付一个国家的年代还谁怕谁呀,西方国家惧怕中国是因为失去挣钱的机会。而我们西藏人没有本事赚他们的钱。只有他们有本事赚西藏人的钱。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对他们低三下四。再说了,他们牙根就不会给你西藏自治的机会,向巴平措已经说了:“大家知道,所谓大藏区,历史上九世纪吐蕃王朝解体以后,从来就没有形成过统一的、政治上成为实体的一个大藏区。元朝以后明朝、清朝都基本延续了一个管理办法,就是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在西北的藏区,在云南的藏区、四川的藏区,都是中央政府管理。到了民国时期以后,曾经成立了西康省,一度将四川藏区划到西康省,后来取消了西康省。现在他偷梁换柱,偷换概念,把子虚乌有的政治实体加以连接起来,以蒙蔽国际上不明真相的、对中国历史不甚熟悉的人。他提出搞大藏区,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本质上还是要独立。”向巴平措他,是一个典型的“阿卜索”(还不如阿卜索,阿卜索认同类)。他们共产党根本不考虑这个大民族的文化、语言、宗教等因素。而单纯的从中国历史学家编造的历史故事。把布施和接收布施的行为一定要说成是君臣关系,把两个更本不同的国家系统,一定要按着他们的概念进行摆布。故意设圈套,让历代达赖喇嘛步入圈套。然后,一定要说成是历史事实。用他们古老的祖宗的就范方式,任然获得了西藏。完全是一股十足的新的封建农奴主的面孔对待今天21世纪的西藏人民。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从来就不择手段。就像英国人占领印地安人的地方一样,占领了西藏的土地。从来就不考虑我们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宗教、不同处世哲学的人们的感情。说实在,何必要绞到一起呢?求求你们给我们一点点自由吧?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软弱的民族。我们听达赖喇嘛的话,不提独立了还不行吗。可是,我们任然可以争取自由,这没有违背他老人家的愿望吧?争取自由也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心声。不过我总觉得共产党给中国人民都不给自由,何况我们西藏人民呢?我觉得照样不可能获得自由。还是丢掉幻想走自己的路吧。这样反而心安理得。向巴平措老说过去的事,几次谈判了,达赖喇嘛作了好多次姿态,他们的四条任然还是那四条。任然没有减少一条。结果很明显,完全是驴腿对吗嘴,鸡爪对鸭掌,那儿跟那儿呀?所以我任然主张,先争取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的民主和自由。西藏人民最后才有可能获得自由。

流亡藏人万人抗议,中国使馆去电阻止

流亡藏人万人抗议,中国使馆去电阻止

    作者:更特东珠(印度)
    88,中国政府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等待即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办2008
年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祝活动之际,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议会大街已聚集了两万多名示威游行的西藏流亡藏人。抗议中国政府无视藏人意愿,毁灭西藏的文化,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强力压制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对境内藏人以言之罪的种种极端罪行及政治迫害提出强烈不满。
    
据组织这次抗议活动的西藏青年组织主管人士介绍,88早上,抗议活动举行之际,接到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的电话,想试图通过利诱恐吓来阻止这次抗议活动,并表示对这次流亡藏人数员之众多感到吃惊。
    
以往流亡藏人所举行的各种抗议活动都是在不同区域分散性地进行的。尤其在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呼吁下,自002年以来,为营造良好的中藏和谈政治环境以及对中国政府表示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流亡印度的藏人及流亡西方各国的藏人一度甚至取消了众多包括中国领导人外访时的各种示威抗议活动。
    
但像这次这样大型的,一呼即应的自愿示威抗议,从聚众人数到游行规模在流亡史上是前所仅有的。事实上也是西藏境内外藏人对中国政府无视藏人的和平请愿,对达赖喇嘛提出的通过对话解决中藏问题的和平主张缺乏诚意,故意歪曲真相并加以混淆境内外视听的残忍政治,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引起的万众公愤。
    
其一切罪责及后果只在中国政府。
    
其一,中共无视西藏人民的心愿。其中以中共西藏元老,老资辈党员巴瓦平措王杰先生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多次致信,反映境内外藏人心愿的请愿信中可见一斑。其中一封中谈到:“达赖喇嘛关于‘不求独立,只求名副其实自治’的‘中间路线’,是在今天的历史条件下,对西藏及整个藏民族的根本利益及其前途命运深思熟虑、知己知彼、审时度势后的一种认真负责的态度,是求真务实与高瞻远瞩的思想”,继而谈到:“中央与达赖喇嘛双方的基本观点根本不存在任何实质性的分歧,因此,也不存在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和障碍。中央强调国家统一,大赖喇嘛只是要求真正的民族自治,都符合宪法和自治法的基本精神”,这种代表大多西藏民族大势所趋,民心所向的出自肺腑的坦诚进言及对国家民族的负责精神以及诸多西藏境内外知识分子呼吁与达赖喇嘛进行和谈的声音于不顾,甚至以言治罪,利用政治高压,隔离等手段进行残酷迫害。还居然借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原西藏文革整人而闻名的向巴平措之口,在记者招待会上谎称:“我觉得他的观点不代表西藏人民,也不代表西藏的各族干部,而是代表了很少一部分人的想法”不知道他的那番话又能代表哪一方民众的心愿?有作家说得好,其实向巴平措连他自己都代表不了。
    
此后,中共国家宗教事务局继而出台前所未有的所谓藏传佛教活佛转世规范管理法规即《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规定了活佛转世必须具备所谓的三个条件,转世活佛的审批权限段分四级。其《办法》共14条,包括所谓的转世原则、转世条件、审批程序、违法处罚等方面内容。其《办法》以部门规章形式颁布,并规定,所谓将活佛转世管理具体化,标志着什么对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的进一步法制化云云。强行压制西藏的宗教事务,粗暴干涉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
    
并从凤凰网86的报道中看到, 7 28日,根据四川省委、省政府决定,所谓的代号“天府2007—甘孜反恐怖演习”大型军演在甘孜州甘孜县举行。旨在继续以武力镇压中国境内各藏区的人权及人民的合法请愿活动。狂妄宣称什么准备强有力地打击国际“恐怖势力”,“东突”恐怖分裂势力、“藏独”激进派势力、“法轮功”等邪教势力的渗透力度。随时都在准备着对人民进行再一次无情的血腥镇压,找各种借口。
    
    
其二,中国政府有意歪曲达赖喇嘛所提出的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以中间道路--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下实现西藏三区高度自治之构想。称之为变相独立,搞分裂。自2002年以来达赖喇嘛特使与中国政府间进行的6轮访谈,中国政府用以拖延回避的态度,避重就轻,达赖喇嘛特使的字眼避而不提,居然谎称是“嘉日洛地等人不是所谓达赖喇嘛的特使”,而是到“西藏和内地省份进行探亲、访友、参观、访问”的观光藏胞。自欺欺人,完全无视境内外广大藏人的和平方式解决西藏问题的意愿,将广大藏人逼到忍无可忍的绝望境地。
    
在那样的政治背景下,西藏境内外出现了一系列对中国政府的示威抗议活动。其中,从78在西藏青年组织的筹划下,在印度首都新德里,14名西藏流亡藏人进行无限期绝食抗议活动并向中国政府提出五点要求:
    1
1995年以来,中国政府关押班禅大师的转世灵童,使他不知去向。虽然中国政府解释说班禅大师的灵童更登确吉尼玛健在人世。但中国政府提供不了能够证明这一迹象的任何证据。要求中国政府提供班禅大师灵童尚健在人世的足够证据。
    2
2005年中国政府在不符合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将丹增德勒活佛判处无期徒刑,并将西藏的诸多政治犯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声称对他们已进行了公正的审判。要求中国政府提供公正审判的证据。
    3
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践踏和正在践踏境内各藏区的基本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且宣称藏区各地具有基本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要求中国政府提供能证明这一言行的足够证据。
    4
中国政府开通西藏的铁路以后,将西藏的大量矿藏运往中国内地,过度破坏西藏的原有生态环境。尤其实施对西藏的移民政策,消灭和正在消灭西藏的文化。而中国政府居然宣称对西藏的铁路等各项建设有利于藏人的经济。要求中国政府做出详加说明。
    5
国际奥委会将2008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交给中国政府,其目的是为了改善西藏和中国境内的人权状况,要求奥委会作出现今西藏和中国境内具有标准人权状况的详加说明。
    
88为止,绝食抗议活动已持续了31天。期间,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宝且已特意前往新德里藏人绝食现场对所有绝食人员进行了观望和慰问,对他们发表讲话并呼吁流亡藏人停止所举行的这项无限期的绝食抗议活动。
    
731,已卸任的原西藏流亡政府噶伦嘉乐顿珠先生也特意赶往新德里绝食的地方,探望绝食中的流亡藏人,请求他们要珍惜生命,要尽快终止这项绝食活动,并承诺将他们的要求通过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转达给中国政府。
    14
位流亡绝食藏人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任何对他们的安慰和劝阻也已经丝毫动摇不了他们去心意决的顽强信念。作为一生紧随至尊达赖喇嘛的和平使者,他们决心以非暴力的方式将自己的最后一丝生命奉献给自己一生挚爱并企盼在达赖喇嘛的有生之年,西藏问题能引起中国政府的足够重视并希望得到圆满解决的真诚心愿。在各方人士的大力支持及东西方各国人士的高度赞扬和各媒体的大量报道中绝食抗议活动依然在默默地进行着。
    
而此时此刻,长期习惯于草菅人命的中共政府却坚决以不闻不问的态度,就像以往无视天安门爱国示威学生和法轮功人员的和平请愿一样。压制人权,强奸民意,厚颜无道地卖弄小人手段,以大国崛起的虚荣心和民族主义心理混淆和转移民众的视听。乐此不疲地忙碌编织着他的奥运美梦,高颂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的时候,在北京的他们时常引以为傲的长城之上,来自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的六名西藏独立活动人士在888 15分到1025分间展示了两个小时)却以英文和中文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西藏独立2008的大型横额,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活动前夕,刻意与中国政府唱反调,就西藏问题对中共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直到六名活动人士遭到中共警察的拘捕,后来有关人士通过美国,加拿大及英国使馆得到消息说,目前关押在何处尚不清楚,但中国政府已承认六名活动人士已羁押在案。同期,总部设立在美国纽约的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执行主席志通-拉仲手握着西藏的雪山狮子旗,环游北京城,将所有见闻不停地贴在她预先制作好的博客,并传播现场录像。并准备与前往北京参加8日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祝活动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见面,就中共无视西藏问题,践踏西藏人权的残暴行为通过奥委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但最终在中共安全人员的强力阻挡下,此举未能成行。并于8日晚在下榻的宾馆和同伴一起被三十多名中共便衣人员的围堵中,最后一次传出来的录像中看到她和同伴以及她俩的告别词:“我俩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外面有三十多名中国的警察在等着准备羁押我俩,也许这将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见面,我俩非常满足我们所干的一切-------”,就这样慢慢地从视频中消失。后来据有关人士称,她俩也遭到了中共的拘捕。但目前不知羁押在何处。
    
在此之前,西藏境内的所谓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理塘县,50多岁的牧民理塘阿扎在当地的赛马会上,大声疾呼藏人需要宗教信仰自由,要求达赖喇嘛返乡,释放班禅大师等具有影响力的口号。已遭到中国军警的拘捕。继而引起当时在场观看赛马会民众的强烈不满。聚众要求中共军警无条件释放在押人员。后来亚洲自由电台的报道据悉由200多人连日聚集静坐在县政府门前,抗议政府释放在押人士。对此中共已调动大量武装部队,大有一种血洗抗议民众的势头。并对民众强令,发出最后通牒,限期在88早晨8点以前,自动解散,不然将会采取强烈措施。后来据报道说,在中共的恐吓中,民众已自动撤离抗议现场。而理塘阿扎不知被押往何处,目前已尚无消息。
    
而今作为西藏首府的拉萨市,据可靠消息,在大昭寺和周围八廓沿街以及在布达拉宫广场周围,中共已调兵遣将,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武装警察和便衣,并对所有电话亭和网吧进行严密监控。
    
而在印度首府新德里的14名绝食人员,大多已昏死多次,任多方劝阻无效而快要临死的时候,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长丹巴慈仁手持达赖喇嘛远从拉达克发来的告慰劝阻电信,亲临绝食现场,对绝食人员和对众多的示威抗议者宣读了达赖喇嘛的告慰信。达赖喇嘛在高度赞扬他们为西藏的自由事业所付出的生命代价的同时呼吁绝食人员要珍视宝贵的生命,停止绝食活动。并将他们那种英勇无比,毫不动摇的理念要传给一代又一代西藏人。并高度赞扬他们所从事的这项活动以深远影响到了西藏境内外以及各方的民众。但他绝不希望牺牲自身生命为代价。而对达赖喇嘛提出的停止绝食的呼吁,西藏青年组织主席格桑平措却表示,达赖喇嘛在各种压力下所作出的停止绝食的呼吁感到遗憾。但他继而表示,他们会认真考虑达赖喇嘛的呼吁。决定将绝食活动进行到89早晨9点,在作最后决定绝食活动要是否停止。
    
而在两万多西藏流亡藏人举行抗议的8日下午,又有一名西藏流亡青年将自身浇满汽油的身体点燃,虽然火焰得到在场众多人员的全力扑灭,并及时送往医院抢救。但目前尚未知道死活的具体详情。而两万多名西藏的游行抗议的人们将自愿作出决定,8日傍晚为支持流亡藏人的绝食活动以及在理塘县勇敢高呼要求中国政府让达赖喇嘛返还家园的阿扎先生的支持和敬意举行大型烛光祈祷仪式。而在场的大多流亡抗议的人们表示,他们愿意陪同14名勇敢的流亡藏人绝食人员到9日的早晨9点,直到作出是否要继续进行绝食的决定为止。
    
据相关人士透露,参加抗议的流亡藏人不断地从各地蜂拥而至,游行抗议的人数显现不断有上升的趋势。但这次大型的游行示威抗议活动继续以什么样的事态发展或结束,有待我们作进一步的观察。而最主要的还是完全取决于中国政府对待西藏问题的态度和有没有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
    
但作为西藏民族则完全是被动的,是无奈的,也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境地。

14/08/2007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去年岁末,061114,达赖和中国政府谈判的首席特使嘉日 洛布坚赞,在华盛顿布鲁斯金学会上发表了有关与中国方面举行五次会谈的情况,对“达赖喇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间对话的情况”作了较正式的说明。他说“我们了解中国方面倾向于小心谨慎、低姿态地讨论问题,尤其是象西藏 问题这样极为敏感的事务上更是如此。我们认识到若公开谈论有关对话的细节,可能会对进程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正是因为如此, 在每次会谈结束后发表的公开声明中,只是概述一下有关会谈的大体情况,而从未谈及会谈的具体内容。 但是,近来在中国的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详细概述我们跟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谈论情况的署名文章。并且中共统战部 的有关官员也向驻北京的外国官员简报了有关我们之间谈论的内容。不过,通过单方面来公开对话情况,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内容变得片面、观点单一。 这样不但给国际社会发出了混乱的信息,也歪曲了达赖喇嘛的立场和对中国人民的友好初衷。我坚信,这对在中国建立和谐社会和在国际上促进中国的和平崛起都会起到负面的作用。”
   
对于西藏方面来说,会谈的主要原则就是达赖喇嘛一再强调的高度自治和大西藏行政区。嘉日 洛布坚赞说:“我想着重谈一谈对我们与中国政府继续对话中至关重要的问题:达赖喇嘛把西藏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前提下使问题得到解决而进行的努力;让全体藏族人民生活在同一个行政区域之内的必要性;以及在中国宪法的框架之内让藏族人民享受高度自治的重要性”。对于西藏方面在五次会谈中对这一原则的一再声明。中共方面始终认为,这都是为了达到独立的目的而设制的要求。认为西藏方面对解决西藏问题毫无诚信。中共对西藏方面的诚信的怀疑,我们不能不说中共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第一,因为中共自己本身是一个从来不信守任何承诺的政党,一个不信守承诺的党,当然也不可能相信他人的承诺,即使象达赖这样至高的佛师。因为不信任,那么在西藏方面提出在中国框架内实行西藏统一的大行政区的要求时,应该把中共吓了一跳。中共想到的是万一西藏独立了,那么分出去的不再是现在的西藏自治区,而是整个相当于中国四分之一国土面积的西藏了。跨越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个省的十个区二个县的藏族自治区,如果这些藏区划归统一的大西藏,那么这些百年来已成为汉藏混杂地区,如何处理已经在那里居住了好几代的汉人,比如四川的甘孜藏族自治州总人口为627万人,而汉族人口就有1778万,占总人口的2146。对于人口十分密集,生存资源十分短缺的汉族来说那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状况。这样的有可能失去四分之一国土的严重后果,不得不使中共顾虑重重。所以要想让中共方面同意大西藏的构想几乎是没有可能,除非大西藏永远留在中国境内,达赖喇嘛能保证,但达赖喇嘛之后能不能够保证呢。中国在稳定的时候有力量能够保证西藏无法独立,而当中国处于内乱时,大西藏乘机独立又怎么办。因此,中藏会谈自然是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大西藏能够谈下来的前提是信任不独立的承诺,但是在能够看到的一段时间内,要改变中共这种不信任几乎是没有可能的。那么在中共不可能信任西藏方面的承诺时,我们可不可以有另外一个思路来考虑为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个思路的方案就是在现有的西藏行政区内实行民主和自治以及在非西藏自治区的藏区实行政教分离,行政归中国宗教文化归自治区政府。
   
如果只在现有的西藏行政区实行民主自治,对于那些不居住在西藏行政区多达百分之五十五的藏人,(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许多流亡政府的官员都来自非西藏行政区的藏区)这显而易见是不公平的,这将成为变相的“一族二制”。但是在条件还没成熟到让全体藏人享受民主和自治时,让部分藏人先享受民主和自治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全体西藏人总是有了通过民主选举出来的本民族自己的政府,有了一块文化传统可以依托的土地。而且中国也不可能永远处在中共的专制之下,中国在不会很长的将来必然实行民主制,到那个时候汉藏二个民族都会同等地享受民主制度,因此“一族二制”在民主方面也只是一个过度时期的状况,他终将是一族一制。另一方面,在政教分离的非西藏自治区的藏区,所有藏传佛教寺庙和藏传佛教历史遗产归西藏自治区管理,寺院的主持由西藏自治区委任。实现行政归地方省委,宗教文化归自治区政府,实行政教分离。这在宗教文化意义上也达到了大西藏的目的。大西藏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藏民族生活在统一的制度之下享受自己的宗教文化生活,同时也是使藏传佛教有更大的区域。藏民族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特文化的民族,对于西藏来说向这个世界输出的产品,既不是工业品,也不是农产品,更不是IT产品,他向这个世界提供的是精神文化产品,这就是藏传佛教。是这个世界独无二的品牌产品,也是这个物欲横流,心灵浮燥世界不可缺少的产品。达赖喇嘛曾经说过“我的一生有三个任务:第一,向世界范围推广慈悲之心;第二,为世界各个宗教间的和谐而努力;第三,西藏问题的最终解决而奔波。”因此,即使有了大西藏,从弘扬佛法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大西藏的最终目的不是它的行政区有多大面积,而是所属藏传佛教的教区有多大,被佛普渡的众生有多少,让慈悲之心广传世界。以罗马梵蒂岗来说,他的行政区只有梵蒂岗这样一个044平方公里弹丸之地,但是他能够统治世界上多达十亿基督教的教民,他能委任世界上任何地区的主教。因此,这个思路方案虽然居住在非西藏行政区内的藏民,暂时还不能享受到民主和自治,但是在宗教文化上不但有了自己朝圣的领地,而且在宗教文化上有了不受当地政府管束的自由。而且这些在非西藏行政区的藏人如果想往更为自由的生活,也可以迁居到西藏行政区内定居,这应该不会成为问题,即使在现有体制下这样的迁移都已成为可能。而同样因为西藏行政区实行民主和自治以后,许多汉人特别是中共官员都将迁出西藏行政区,因为一当西藏实行高度自治后,在西藏行政区内,将只有极少数的汉人官员及工作人员,许多工作的位置可以让迁入西藏行政区的藏人来做。在西藏行政区内汉藏人口的流向必将为之发生变化,即更多的汉人迁出自治区,更多的藏人迁入自治区。另一方面一当在非西藏行政区的藏人受到当地中共的迫害,可以逃入西藏行政区进行政治避难。因为当西藏行政区实行民主化以后,所有因信仰和政治而入罪的法律都将不复存在,只要人在西藏行政区内,都得按西藏自治区的法律为准绳。因此,有了西藏这个属于自己政府的行政区,藏人在非西藏行政区生活也将不同于现在,其状况必将会得到大大的改善。
   
政教分离的结构不但在非西藏自治区的藏区内实行,而且还可以将这一路线延伸到非藏族区汉人省份,因为藏传佛教不仅仅是藏族人所信奉,也同样为部分汉人所信奉,藏传佛教从元代开始起就传到汉族地区,特别是在清朝,清皇朝将西藏的喇嘛当作自己的上师,因此在他治下的汉地藏传佛教非常的兴盛。虽然现在已不复当年的状况,但是这一脉香火始终传至现在。现在只要达赖喇嘛开法会,就有大批的中国信徒不远万里前来参加。据最新资料显示,2006 1 8 日至16 日在印度南部的安德拉邦阿木热瓦地圣地主持时轮金刚大法会时,就有来自中国三十四个(地区)达五百五十四的信徒前来参加,其中 200 多人得到了亲自拜见达赖喇嘛的机会。如果西藏实行自治后,这些信奉藏传佛教的汉人,在精神上当然也受西藏自治区的督导。另一方面在汉族省份也不乏藏传佛教寺庙。北京的“白塔寺”和“护国寺”“雍和宫”均为藏传佛教的重要寺庙,以及承德的“外八庙”和最近达赖喇嘛希望朝圣的中国四大佛教名山的山西五台山更是著名的藏传佛教圣地,而且传统上五台山的黄庙都是由西藏派出的喇嘛所主持。其它还有沈阳的“实胜寺”等等处在汉地的藏传佛教寺庙,这些都构成了一个大西藏的文化领域,依据政教分离的原则这些寺庙和这些寺庙里念经修行的喇嘛也将由西藏自治区管辖。当这些汉人省份的藏传佛教寺庙由西藏自治区管辖时,西藏自治区和中国也就难舍难分了。实际上藏传佛教所涉及的地区除中国汉地以外,还涉及其它许多国家和地区。如印度、尼泊尔、蒙古、日本、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这些国家都存在着藏传佛教信仰的族群。因此西藏自治区实际上是一个国际性的藏传佛教的圣地
   
从以上思路来看,在非西藏自治区以外的藏族居民点实行政教分离,对西藏独立怀有极大戒心的中共来说,也是一件能够让他们放心的方案。因为在这个方案中有一种牵制独立的内在力量。在这个方案中,如果西藏自治区的政府要选择独立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得不考虑一当选择了独立,那么他们将失去在西藏行政区以外的藏族地区的同胞,也将失去处在这些地区和汉区的和西藏宗教历史不可分割的文化古迹和寺庙。因此,在这样一种框架内使西藏自治区在获得高度自治和民主以后,他的领导人从整个西藏宗教文化考量是不会轻言独立的。即使有独立的考量,那些在非自治区的藏民也将不愿看到将他们排除在外的独立。
   
这样思路出发的方案还暗含了一个藏传佛教的宏大使命,即由着达赖喇嘛的流亡,使藏传佛教弘扬世界的今天,藏传佛教是不可丢弃中国这块历史上与他精神相依的土地。特别是在整个汉民族在中共统治下,利益熏心 道德溃散的蛮荒时代,更需要藏传佛教来进行心灵的救赎,同时也为藏传佛教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空间,是弘扬佛法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作为一种宗教文化,藏传佛教与基督教相比也更能得到汉民族的认同,毕竟它与汉民族有着千年的历史渊源。在民主的框架之下藏传佛教必将达到历史上最灿烂的时期。
   
实行民主的大西藏自治是西藏方面的构想,如果西藏一当实现民主制度,那么对于在半个世纪以来饱受中共暴虐统治的西藏民众提出独立的要求是完全可能的,也是合理的,作为与藏民族共同经历共产暴政的我们,特别是追求自由民主为终极价值的人士,完全理解藏民族的这一要求。而且基于民主的原则,只要多数民众要求独立,独立就是正当的,而不管是否曾经有过的什么协议,协议是可以依据不平等条约可以废除的。当然独立都是双方面的,只要另一方面不认可独立,独立就不可能成立,除非不认同独立的这一方已没有能力制止独立的行为。但这种情况在中藏二族的情况来看,没有太多的可能,因为即使中共帝国崩溃了,产生新的民主政权,这个民主政权的国家权力再薄弱,也远远地高于藏民族。而且在中共半个世纪的民族主义煽动下,中共政权崩溃以后,民族主义情绪仍然会有相当的持久力,因此西藏要获得完全的独立,仍然会是阻力重重,甚至仍有可能出现兵戎相见的情况。俄罗斯和车臣之间的独立和反独立斗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而且是如此的血腥和恐怖。只有当汉民族在民主制度相当时期的熏陶下,才会渐渐淡化这种民族情绪,同时中国的民主制也渐以成熟,只有才这个时候才有可能认同藏民族的独立要求,但是那个时候,因随着中共对藏民族的迫害已成为久远的过去,藏民族的独立的要求也可能随之淡化。但无论如何这将是我们下一代的事,我们这一代首先要解决当前的问题,当前的问题是藏民族在中共统治下无法自由享受本民族文化生活的痛苦,和藏民族文化在中共管制下正在逐渐消亡的危险。因此,在这种危机之下选择一条中间道路,阻止这样的危险继续滑行,也不失是一个解决的办法。如果以这个中间道路为框架,那么在僵持的中藏会谈可能会显得有所弹性。在现阶段的中藏谈判我认为只要能够达到西藏行政区的完全自治,能够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住进布达拉宫就算达到目的。而中共如果长期坚守无视达赖喇嘛和平要求,以拖延时间,等候达赖喇嘛的去世,等候西藏地区的汉化和世俗化的进一步深入,来达到西藏问题的解决,实在是一厢情愿,因为逼人太甚,必将物极必反,再慈悲的佛也有忍无可忍之时。中藏问题在现时的情况下很难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要真正解决中藏之间的问题,可能要通过几代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