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Lalibre.be
Lalibre.be | Créer un Blog | Avertir le modérateur

08/08/2007

一百年以后西藏音乐会是怎样

     自小喜欢音乐,对西方的和声,特别敏感。从小立志将西藏音乐与国际音乐接轨。1970年开始演奏吉它,试图用它演奏西藏音乐,1977年第一个西藏舞曲用吉它演奏的乐曲是“热萨奥”是第一首西藏人用吉他演奏的,在青海广播电台播放。尽管现在听起来,感到太一般,但当时自己觉得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1979年第一个用交响乐队伴奏的“勒”体民歌“阿香唠唠”至今仍然有它在西藏浩瀚的音乐之中的领先地位。从来没有人尝试把没有明显节奏的“勒”和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1983年我用电子琴演奏了一组(一个多小时)甘南夏河民间歌曲,并在青海省藏语广播电台和海峡之声演播的时候,西藏决大多数人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乐器,大多数藏区歌舞团体还没有使用过电子琴。1985-1987年间,我和已故的朋友杨飞,完成了大型传统藏族戏剧改变的舞剧“赛·顿月顿珠”(他写了两场,我写了五场)。动用了甘肃省歌舞团.甘肃省歌剧团以及兰州军区的交响乐队80多人。结束了藏族没人写作大型舞剧的历史。同时我创作了具有ROGENROK风味的藏语歌曲“我那恩重父母在哪里?“藏族著名歌手德拜唱了几乎半辈子,现在仍然在演唱。这首歌曲在安多地区的学生,从小学生.中学生.到大学生几乎没有人不会唱。尽管没有唱出创作人的本来意图,但人们已经从歌曲的形式,感觉出它的真实风味,所以,我感觉到西藏人绝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民族,他们非常希望出新,尤其是对流行歌曲藏语化的出新。已经有早期的拉萨人马阿鲁和达珍等为首1978年开始随着外国商品的进口,各种先进的技术也随着进入中国。对音乐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迷迪音乐接口的出现,对经济落后的西藏音乐人才的崛起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我的音乐创作有了新的突破,作为一个西藏音乐人,我率先第一个掌握了合成器,电脑音乐软件,开始了电脑音乐创作的行列。当时还没有CD盘,首先我为甘南歌舞团的歌手仁考出了一盘合式带,然后给西藏拉萨市歌舞团的白珍出了一盘合式带,直至今日西藏人自己掌握电子技术,自己亲自制作的音乐也不算多。尽管因为电子音乐的设备淘汰率特快,好多制作音乐的生意多被四川的段永胜抢走了,尽管我的设备因为资金的原因没有能够及时更新,而被历史所淘汰。但也能说明我们西藏人也在这方面做过努力的。今天,随着好多现代歌手的崛起,和独立。如,亚东,荣中尔加,韩红等的努力和扶持。西藏音乐人已经和正在走向时代的前沿,还有西藏年轻人所支持的西藏天杵乐队,也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乐队。        从我的本意来讲,我喜欢把民间音乐加以提高,和赋予时代气息。但有时候,我想的根多的是保留西藏音乐的本来面目。西藏民族的音乐那么丰富,那么浩瀚无边,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音乐相比较,都不会逊色。为什么不去保留一个纯民间的歌舞团体呢!?1986年有我参加编写的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现在我觉得那只不过是集成乐谱.集成舞谱而已。对民族民间的音乐舞蹈并没有起什么实际的继承作用。什么音乐集成,舞蹈集成。实际上写到纸上的死了的音乐和舞蹈而已,把原来活生生的东西,写到纸上,写死了。幸亏专家们把它叫做“集成”,没有叫“继承”。保留民族民间的音乐舞蹈,对于一个民族是至关重要的。今天,有人想找五十年前的音乐舞蹈都有点困难了,在藏区,大多数地区只能看到和听到现代人们所说的“锅庄”,那些真正的果卓和真正西藏民族固有的果卓,几乎被人们忘却,真正的果卓是注重它的内容,而不是形式。民族传统的原始果卓表现着一种文化,一种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只有民间才有。只有继承了民间的真正果卓,才是真正继承了真正的西藏传统文化。我所做到的只是发展传统而已,是西化了的和汉化了的音乐而已。有人要去发展,另外有些人要去继承。如果,都去继承,没人去发展。我们将会被时代所淘汰。如果,都去发展,没有人去继承,我们的文化(音乐.舞蹈)将会出现断裂。在过50年西藏音乐.舞蹈的过去将不会存在。西藏就有可能变成西欧。那时候,后悔就迟了,所以,民族民间的歌舞实际上是一种古籍,是文物。我们应该去申请专利。申请文物保护。从文化革命之后一直到现在,包括,艺术家.音乐家.舞蹈家.歌唱家。到西藏发财(说发财一点也不过分)的人不仅仅是内地的。外国人,包括港台他们到西藏录音,录像,摄影转了不少钱。比如,夏河拉卜愣寺的“道得尔”音乐,早在1996年法国出版发行,是通过中国音乐家的出卖。这些专家学者到西藏不仅仅是为了旅游,更重要的是发掘文化宝藏,西藏文化在补充着他们的不足,是去为他们自己的文化吮吸别种养分。所以,今后我要去做的除了写一些西藏人民喜欢的歌曲,就是保护我们音乐舞蹈的保留,继承我们的音乐舞蹈传统。为我们的人民争回他们应得的权利 继承权。我呼吁西藏的音乐家.歌唱家.舞蹈家都来重视民族文化的继承。希望在过一百年还能找到西藏音乐和舞蹈的昨天和今天。 自小喜欢音乐,对西方的和声,特别敏感。从小立志将西藏音乐与国际音乐接轨。1970年开始演奏吉它,试图用它演奏西藏音乐,1977年第一个西藏舞曲用吉它演奏的乐曲是“热萨奥”是第一首西藏人用吉他演奏的,在青海广播电台播放。尽管现在听起来,感到太一般,但当时自己觉得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1979年第一个用交响乐队伴奏的“勒”体民歌“阿香唠唠”至今仍然有它在西藏浩瀚的音乐之中的领先地位。从来没有人尝试把没有明显节奏的“勒”和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1983年我用电子琴演奏了一组(一个多小时)甘南夏河民间歌曲,并在青海省藏语广播电台和海峡之声演播的时候,西藏决大多数人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乐器,大多数藏区歌舞团体还没有使用过电子琴。1985-1987年间,我和已故的朋友杨飞,完成了大型传统藏族戏剧改变的舞剧“赛顿月顿珠”(他写了两场,我写了五场)。动用了甘肃省歌舞团.甘肃省歌剧团以及兰州军区的交响乐队80多人。结束了藏族没人写作大型舞剧的历史。同时我创作了具有ROGENROK风味的藏语歌曲“我那恩重父母在哪里?“藏族著名歌手德拜唱了几乎半辈子,现在仍然在演唱。这首歌曲在安多地区的学生,从小学生.中学生.到大学生几乎没有人不会唱。尽管没有唱出创作人的本来意图,但人们已经从歌曲的形式,感觉出它的真实风味,所以,我感觉到西藏人绝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民族,他们非常希望出新,尤其是对流行歌曲藏语化的出新。已经有早期的拉萨人马阿鲁和达珍等为首1978年开始随着外国商品的进口,各种先进的技术也随着进入中国。对音乐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迷迪音乐接口的出现,对经济落后的西藏音乐人才的崛起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我的音乐创作有了新的突破,作为一个西藏音乐人,我率先第一个掌握了合成器,电脑音乐软件,开始了电脑音乐创作的行列。当时还没有CD盘,首先我为甘南歌舞团的歌手仁考出了一盘合式带,然后给西藏拉萨市歌舞团的白珍出了一盘合式带,直至今日西藏人自己掌握电子技术,自己亲自制作的音乐也不算多。尽管因为电子音乐的设备淘汰率特快,好多制作音乐的生意多被四川的段永胜抢走了,尽管我的设备因为资金的原因没有能够及时更新,而被历史所淘汰。但也能说明我们西藏人也在这方面做过努力的。今天,随着好多现代歌手的崛起,和独立。如,亚东,荣中尔加,韩红等的努力和扶持。西藏音乐人已经和正在走向时代的前沿,还有西藏年轻人所支持的西藏天杵乐队,也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乐队。        从我的本意来讲,我喜欢把民间音乐加以提高,和赋予时代气息。但有时候,我想的根多的是保留西藏音乐的本来面目。西藏民族的音乐那么丰富,那么浩瀚无边,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音乐相比较,都不会逊色。为什么不去保留一个纯民间的歌舞团体呢!?1986年有我参加编写的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现在我觉得那只不过是集成乐谱.集成舞谱而已。对民族民间的音乐舞蹈并没有起什么实际的继承作用。什么音乐集成,舞蹈集成。实际上写到纸上的死了的音乐和舞蹈而已,把原来活生生的东西,写到纸上,写死了。幸亏专家们把它叫做“集成”,没有叫“继承”。保留民族民间的音乐舞蹈,对于一个民族是至关重要的。今天,有人想找五十年前的音乐舞蹈都有点困难了,在藏区,大多数地区只能看到和听到现代人们所说的“锅庄”,那些真正的果卓和真正西藏民族固有的果卓,几乎被人们忘却,真正的果卓是注重它的内容,而不是形式。民族传统的原始果卓表现着一种文化,一种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只有民间才有。只有继承了民间的真正果卓,才是真正继承了真正的西藏传统文化。我所做到的只是发展传统而已,是西化了的和汉化了的音乐而已。有人要去发展,另外有些人要去继承。如果,都去继承,没人去发展。我们将会被时代所淘汰。如果,都去发展,没有人去继承,我们的文化(音乐.舞蹈)将会出现断裂。在过50年西藏音乐.舞蹈的过去将不会存在。西藏就有可能变成西欧。那时候,后悔就迟了,所以,民族民间的歌舞实际上是一种古籍,是文物。我们应该去申请专利。申请文物保护。从文化革命之后一直到现在,包括,艺术家.音乐家.舞蹈家.歌唱家。到西藏发财(说发财一点也不过分)的人不仅仅是内地的。外国人,包括港台他们到西藏录音,录像,摄影转了不少钱。比如,夏河拉卜愣寺的“道得尔”音乐,早在1996年法国出版发行,是通过中国音乐家的出卖。这些专家学者到西藏不仅仅是为了旅游,更重要的是发掘文化宝藏,西藏文化在补充着他们的不足,是去为他们自己的文化吮吸别种养分。所以,今后我要去做的除了写一些西藏人民喜欢的歌曲,就是保护我们音乐舞蹈的保留,继承我们的音乐舞蹈传统。为我们的人民争回他们应得的权利 继承权。我呼吁西藏的音乐家.歌唱家.舞蹈家都来重视民族文化的继承。希望在过一百年还能找到西藏音乐和舞蹈的昨天和今天。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