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Lalibre.be
Lalibre.be | Créer un Blog | Avertir le modérateur

18/10/2007

2007年10月17日

 

达赖喇嘛赢的了美国国会金质奖章

而使得它更加辉煌灿烂

20071017,大昭寺前的桑烟弥漫了整个拉蕯古城,白宫的草坪上飘满了雪山狮子太阳的国旗,拉卜楞寺前的烟火宣染了白金罕宫的金质奖章光辉。世界上的藏人都在欢呼雀跃。随着中国的美元像海潮般涌入美国市场以样。西藏人的精神也像海潮般涌入美国。当美国人的民主和自由也会像海潮般涌入中国的那一天。西藏人的精神也随着美国人的民主和自由大踏步回到西藏。一个国家因为得意的获得什么的时候,同样它也很沮丧的丢掉一些什么。这才符合历史漩涡的漩转规律。西藏人从1959年开始失去了自己的祖先早在几千年来就创造了西藏人民自己的发言人-达赖喇嘛。而今天达赖喇嘛在这短短的几十年来成功地塑造了他个人和西藏人民在国际上的威望,人们对西藏有了充分的认识。而达赖喇嘛又很坚定的回到了西藏人民的心中。这一点,我们不需要多说什么,看美国人是怎么说的:

908f29b1d037c04702ee3200871eee9d.jpg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17 日下午在象征美国最神圣殿堂的国会圆型大厅 (Captial Rotunda) 颁发象征平民最高荣誉的「国会金质奖章」给一生致力和平非暴力的流亡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布什总统夫妇,参众两党领袖与重要议议员、各部会首长、政学界宗教界领袖都应邀见证这项式,整个国会圆型大厅被挤得水泄不通,有的联邦参议众议员都全程站在一旁观礼。美国府会领袖暂时放下政治成见齐聚一堂,共同颁奖给一位外国领袖的场合,并同声称颂的场合并不多见。这可能也是中国最近恼羞成怒的主要原因。中国竭尽所能阻挡国会颁发金质奖给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但是达赖喇嘛17 日在国会所受的热烈欢迎是空前的。

仪式由牧师带领出席人士祷告开始,由众院长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 主持,应邀出席致词的包括有布什总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雷德、少数党领袖麦康诺、参议员范士丹、众议员蓝托斯、众议员波纳等人。最特别的一位是与达赖喇嘛一样同获诺贝尔和平奖犹太裔魏瑟 (Elie Wiesel)

众院议长波洛西致词称赞,「达赖喇嘛为美国带来和平、和解的一天。」参院多数党领袖雷德表示,「全世界没有人比达赖喇嘛更应获此殊荣(美国国会金质奖)。」参院少数党领袖麦康诺表示,「美国国会和西藏站在一起 ...你在此(国会)是永远受欢迎的。」国会众院少数党领袖贝纳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藏人。」

布什总统夫妇、波洛西议长及参议员勃德共同把金质奖章颁赠给达赖喇嘛,达赖含笑接受,全场出席人士都起立鼓掌致敬。

众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蓝托斯在致辞时盛赞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希望中国邀达赖喇嘛至北京,共同彻底解决西藏问题。

范士丹等参议员均盛赞达赖喇嘛坚持非暴力,并指出达赖喇嘛散播和平的种子,带动了缅甸僧侣的和平游行活动。麦康诺参议员指出,中国政府应该知道,美国国会将继续通过关于西藏的议案,继续支持西藏。布什总统更说,对于镇压宗教自由,美国不能闭着眼睛走开。

前诺贝尔和平奖及美国国会金质奖得主魏瑟称赞达赖喇嘛"德不孤必有邻",他说达赖喇嘛的「真」,让世人都关注西藏议题。他并表示,希望与达赖喇嘛同回西藏。

达赖喇嘛以英语致谢时仍谦卑地说,他只是一介僧人,他并重申非暴力诉求。他非暴力吁求的讲话多次引起掌声。而正如他所说,他在美国所获的友谊,并不是基于金钱、权力,而是人心。而17 日的国会颁奖典礼,显示达赖喇嘛多年来,以他最诚挚的心,赢得了全世界的心。

 

13/10/2007

达赖喇嘛【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28a6f36e57422b7aa26181baef8c5de1.jpg

二十八年前,他响应邓小平「只要不追求西藏独立,什么都可以谈」的提议,提出解决西藏问题「走中间道路」的主张,以此建立与中央政府对话、对谈的基础。如今,对话、对谈多年来没有进展,而来自北京方面的批评、指责日益激烈;流亡海外藏人则采取激进方式以示不满亦越演越烈,甚至有七百多人报名,愿意不惜以生命来捍卫「主张」。迹象表明,邓小平开创的在不谋求藏独前提下以对话、对谈方式营造汉藏团结局面的构想,正在被对立、对峙、对抗的声音所淹没。

一九八七、八八年出现「拉萨」事件,有人提出,如果抗争发生暴力事件怎么办?那时候达赖喇嘛就说,如果走向暴力,我就辞职,从此就不管西藏问题。如今,他再次重申:「现在也是如此,如果走向暴力,我就退下来,不管了。

六月二十九日至七月五日,达赖喇嘛派出洛地嘉日为特别代表,率领格桑坚赞代表、高级助理索南达波及布琼等四人代表团,赴上海、南京等地与代表中央的中共统战部官员举行第六次会谈。亚洲周刊获悉,虽然这次会谈是自二零零二年以来的六次会谈时间最长的一次,六天内总计进行了九小时会谈,但没有丝毫进展,陷入僵局。达赖喇嘛的代表仍然集中于大藏区、西藏自治等问题,介绍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但北京方面的代表不认为中国现在有所谓的「西藏问题」存在,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即达赖喇嘛回国的问题,但达赖喇嘛必须真正放弃西藏独立的立场。达赖的代表认为,达赖喇嘛早就阐明了不寻求独立的立场,而达赖喇嘛是否回国不是什么原则问题,西藏自治才是原则。双方的对话陷入胶着。达赖喇嘛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时更首度对会谈毫无进展提出批评,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的关系又趋紧张。有三万多会员的激进「西藏青年会」更激烈地主张暴力,并发动「人民起义运动」。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备受考验。

今年八月一日。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理塘县,藏人郎格耶.埃达克在数千名群众聚集的年度赛马节庆典上,突然走上贵宾观礼台,拿起话筒呼吁藏人支持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班禅喇嘛和其它西藏异议人士。埃达克随后遭拘捕。参加示威的流亡藏民对亚洲周刊表示,当局已为此拘捕了数十名藏人,并派出大批军警进驻。

八月三十日上午,雾锁达兰萨拉,山城街头的藏人商店都拉起了铁闸,一些藏人开始聚集在达兰萨拉的中心广场,响应商会及妇女会的号召,游行集会抗议北京当局乱捕藏人。逾千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包括僧侣、小孩和妇女,手举标语和被捕藏人的照片,步行到达兰萨拉的镇中心集会,有不少印度人也加入。

八月三十一日,达赖喇嘛在他的行宫会客室内再度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首次对最近一次的双方对谈提出批评,严厉指出:「第六次对谈没有任何进展,他们不承认有西藏问题。」自二零零二年开始,达赖喇嘛的代表与中央政府展开对谈,每次谈话结束,尽管北京方面释放的信息都是「对谈没有任何实质进展」,但达赖喇嘛却总是表示「对谈很有进展」。但这次,达赖喇嘛说:「第五次对谈的时候,对过去的历史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对未来,达赖喇嘛不追求独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之后,北京方面就有不断的批评声音,说达赖喇嘛搞分裂,但另一方面,在西藏的僧侣们状况非常不好。」达赖喇嘛的批评,实际上传递了一些信息。达赖喇嘛说:「我非常担心会失控。现在对中间道路持批评意见的人越来越多。但真理就是真理,中间道路我始终坚持。」去年五月开始,北京方面加大力度批评、指责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还在拉萨召开揭批达赖喇嘛大会;一系列强硬措施在西藏境内外引起反对和抵抗,绝食、游行抗议此起彼落;主张西藏独立及不排除使用任何手段的「西藏青年会」的激进活动更趋激烈;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质疑在扩大。

九月七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本教各宗教领袖暨西藏流亡政府宗教、文化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宗教事务局颁布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发出了不予承认的联合声明,声明称管理办法「是一个毫无道理、缺乏依据的文件」,并表明「不予承认」的立场。这是近年来西藏流亡政府少有的直接与北京政府的抗衡。游行队伍高喊口号,给这个宗教和旅游城市添加了一些紧张气氛。在达兰萨拉街头,要求西藏自由、要求释放被抓的藏民的标语随处可见,一块奥运倒数的记念牌,提醒要求给予西藏自由。这一天,主张依靠西藏人自己解救自己,只要为西藏民族,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西藏青年会召开年会,来自四十七个国家分会约二百多流亡藏族青年代表参加,与会的还有从西藏境内来的二、三十个代表。藏青会主席K. Phuntsok告诉亚洲周刊,会议的主题是对西藏独立、青藏铁路通车、大量汉人进藏破坏藏文化,需要采取的应急措施。K. Phuntsok说,会议讨论的方向是比较激进的,倾向以暴力的方式,以西藏人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西藏问题。「大家考虑,有一天达赖喇嘛不在了,西藏往哪里去?我们要承担这个独立责任,现在就要开始做」。K. Phuntsok表示,达赖喇嘛倡导非暴力没有错,但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很多人不相信了,这条路走不通」。 K. Phuntsok说,采取激进行动,藏青会绝不是说说而已。拉萨哲蚌寺有喇嘛被抓,流亡藏人闯入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抗议;前不久十四个流亡藏人在新德里市中心的古天文台附近展开了三十三天的绝食抗议;

奥运倒数周年的八月八日万人游行等,都由藏青会参与组织。亚洲周刊获悉,去年十一月,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当其车队经过一座天桥时,有西藏流亡青年从桥上飞扑向车队,想用身体砸车,被印度警察推了一把,跌倒在路旁,没有砸到车但摔断了腿。K. Phuntsok证实确有此事,并说参与者不止一个人,「很多人对现况不满,认为藏人太软弱了」。他表示,青年会自今年五月起,酝酿「人民起义运动」,「绝食游行只是一部分,要提升反抗的力度,西藏人要自己承担,奥运会前会有所动作」。亚洲周刊获悉,五月到八月有七百多流亡海外的西藏青年报名,表示愿意分享生命捍卫西藏人的自由。K. Phuntsok称,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藏青会主张采取暴力手段,开始受到一些人的认同甚至支持。虽然达兰萨拉属偏僻的山区,但这里可以观看到凤凰、四川、西藏甚至香港等一些中国内地人民喜欢的电视台。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亚洲周刊的记者遇到了凤凰卫视的观众,他是流亡政府连续三届的民选议员丹增贡波,他就对藏青会的行动并不感到惊讶。丹增贡波原本在中国大陆一个县的教育局工作,是中共党员。他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但并不认为目前藏青会的做法激进,理由是「中共对西藏的政策非常不理想,是共产党的政策越来越激进了,必定会有西藏人失去理性要反对」。丹增贡波非常担心,「西藏人的状况如巴勒斯坦,有温和派、激进派,甚至搞武装恐怖活动的」。丹增贡波说:「双方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原则是西藏民族能否生存下去。」他更担心的是,共产党内部理性的声音越来越小,诉诸武力的声音越来越大。

十月十七日,达赖喇嘛将在美国国会隆重举行的颁奖典礼上,正式接受美国最高荣誉奖——国会金质奖。布什总统将出席颁奖典礼。颁奖典礼之后,达赖喇嘛将在国会山庄的西草坪对公众发表演讲。在美国200多年历史中,使用国会国会山庄的西草坪,作为国会金质奖颁发典礼的地方尚属首次。那天将有数以千计的西藏人及藏人友好人士,集聚在华盛顿国会山庄,隆重庆祝这一盛事。这是自1998年达赖喇嘛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再一次获得重大的国际殊荣奖。据悉,就为此事拉萨已进入高度警戒状态,各企事业单位以及居委会传达严禁各类庆祝活动的通知。外国人进藏受到严格控制,网络被严密监控。结果反倒使越来越多的藏人获知这一消息,无不欢欣鼓舞。

再说,生活在西藏境内的藏人与流亡海外藏人的互动越来越紧密。扎西是从拉萨来的青年,他有特别的管道,来来回回达兰萨拉好几次了。这次来是想见见达赖喇嘛,已经等了十多天了。扎西在西藏专职从事地下保护西藏民族文化的工作,出版达赖喇嘛的演讲、弘法的经文等等,通过管道散发到整个藏区。扎西曾两次被抓,分别关押了一个月和十三天,因为没证据,当局最终释放了他。扎西等待九月三日在达兰萨拉举办的新加坡信众法会,见了达赖喇嘛就回西藏,继续他的事业。在山区,扎西有自己的印刷厂,一些数据都是他们自己印刷,自己去散发的。 一九九三年,扎西集聚了十多人,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分散在藏区各地,主旨是要求西藏人自治;达赖喇嘛回来;保护西藏文化;所有汉人离开西藏。扎西说:「达赖喇嘛是我们今生来世的主,违背了达赖喇嘛就失去了西藏的价值,但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能力搞破坏,我们敢做敢当。」扎西等人去考察过铁路、水电设施,包括很多军区驻地,他认为防卫都很差,要动手很容易。扎西说:「如果达赖喇嘛不在了,我们就不会有这样的耐性了,我们会放弃中间道路,用自己的手段。」扎西并认为,一方面西藏汉化越来越严重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的年事已高,给中央政府的机会不多了。扎西表示,奥运前,地方政府开始不断抓人,采用强硬的控制手段,有不少西藏地下组织的成员莫名其妙的失踪,「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他觉得,奥运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希望中央领导可以在奥运前释放善意,否则情况一定会更糟。由于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长时间得不到北京方面的认同,对谈也迟迟不见成效,一些支持者开始失去信心。达瓦才仁一九九二年从青海藏区来到达兰萨拉,现在是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中文部主管,编辑中文的西藏通讯及网站。当年生活在青海安多的达瓦是警察,因为参与汉藏打架被拘留十五天,以后又重新被审,坐了六年牢,出狱后徒步三十多天来到印度。达瓦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也一直代表流亡政府到印度各地藏民区去宣传中间道路。不过,这些年来,达瓦有些气馁,他表示:「以前相信有很多问题没解释清楚,现在看来是北京方面根本就不想谈,总体感觉是倒退了,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士是在拖延时间。达赖喇嘛说,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中央政府也严厉指责。」达瓦次仁所在地的流亡政府最近发文指示,所有政府人员,不能给非政府组织捐款;不能参加活动,列席也不行;不能发表支持的言论;不能参加游行等。但达瓦次仁认为,我们可以控制住公务员,我们很难控制老百姓。达瓦次仁最近到「西母拉」的藏民居住点去宣传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遇到的质疑、责问要比以往多得多。两年前,达瓦次仁到「比日」藏民定居点,这里藏青会的势力很强,但只要有青年质疑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会有三四个成年人站起来反驳,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了。前不久达瓦到「西摩拉」的定居点宣传,这里是最温和的地区,但藏民对「中间道路」提出的质疑越来越多。达瓦说,最初达赖喇嘛提出放弃西藏独立、走中间道路,老百姓不会问为什么,现在要问为什么、甚至提出反对。「如果达赖喇嘛不在了,信心又从哪里来?谁又能比达赖喇嘛更有智慧呢?」支持达赖喇嘛非暴力主张,坚持要弘扬西藏民族文化的达瓦次仁也显得有些无奈。

 在印度东部大吉岭的西藏难民自救中心,主任强巴拉卓亚洲周刊记者表示:「我们希望回到西藏,这里不是我们的家。」这个西藏难民自救中心是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的太太建立的,类似合作社。刚流亡到印度,看到一些藏人生活没有着落,就招募一些人织地毯、画画,慢慢自助合作,成立孤儿院,还办学校,建立医疗诊所,还有印刷厂,让藏民可以自食其力,最多时容纳了四百多老人和小孩。强巴生在拉萨,八岁时跟父母来到印度,他强调,达赖喇嘛主张非暴力,中国领导人却在等他死,为什么不想想,死后问题会更麻烦呢?「你知道恐怖主义奥沙玛.本.拉登吗?如果逼急了,有一天,我们会做同样的事情。嘉乐顿珠是汉藏对话的桥梁,如果都不在了,你要找对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学着苯·拉登了。」当然,这样说有点言过其实,不过也充分表达了西藏人受制于圣明达赖喇嘛的教诲,履行和平、非暴力的诺言,而中国政府置之不理,已经感觉非常压抑的心情越发不可收拾。也充分表达了西藏人民受尽了中国政府对西藏语言、西藏宗教、西藏文化的蔑视表示强烈的反抗。中国政府说的没有【西藏问题】激怒了西藏人民,也引起了世界人民的反感,继德国总理的公开接见之后,美国国会表示了对达赖喇嘛在民主、自由、和保护西藏文化遗产做了肯定评价。同时也对达赖喇嘛在和平、非暴力、人权以及宗教间的相互理解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给与了与教皇保罗二世、曼达拉和特里蕯修女一样的评价。这些评价是公正的也是据有历史的重大意义。中国政府是没有办法否认的,希望中国政府认清形势,不要为此加害广大的西藏教民,他们对自己精神领袖的荣誉感到由衷的高兴,希望中共放下屠刀,即早回头,这才是一条光明大道。这也是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

12/10/2007

西藏的1400座寺院敌不上一个博物馆

     

 

西藏的1400座寺院敌不上一个博物馆

f5ee82d57c515af8b6ca83c4c4375609.jpg 新华社 2002年6月29日报道:西藏自治区文物局局长仁青次仁说,西藏是中国的文物大区,而且大部分珍贵文物集中在寺庙里。西藏和平解放后,文物保护工作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早在19596月,中国就成立了西藏文物古迹文件档案管理委员会,集中收集和保护了大量的文物和档案典籍。据介绍,在20年时间里,中央政府累计出资3亿多元修复开放了1400多座西藏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活动场所,妥善保护了大批文物。

其中提到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萨迦寺三大文物维修工程的正式开工以外, 也提到了大昭寺、甘丹寺、藏王墓、江孜宗山抗英遗址、古格王国遗址等9处被列入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并公布小昭寺、热振寺、楚布寺等11处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其中急需维修的进行了维修。并承认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时期,周恩来总理亲自指示,只留住了布达拉宫等重点文物保护,采取“特殊”措施加以保护,使之“免遭”破坏。 

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中央人民政府又投资近1亿元人民币援建了占地面积52479平方米、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的西藏自治区博物馆,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现代化博物馆之一。

       “中央政府累计出资3亿多元修复开放了1400多座西藏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活动场所,”而出资“1亿元人民币援建了占地面积52479平方米、建筑面积21000平方米的西藏自治区博物馆,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现代化博物馆之一。”北文化大革命摧毁的寺院用了二十年的累计才用了3亿元人民币,而博物馆一次投资1亿元人民币。而中共不但没有悔过之心,反而想说,如果不是周总理,可能都毁了。那个文化大革命又不是西藏人民发动的,是中国共产党发7511de69639257c96119b0d5f23db3cc.jpg动的,文化大革命对西藏人民的打击,比1959年解放军进藏占领西藏还有过之二不及。本应由中国共产党加倍尝换才对,因为,中国共产党现在还在执政,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难道,加罪于那些死了的中国共产党员吗?难道要让那些苏维埃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员负责吗?中国共产党是谁呀?难道是一个灵魂?西藏几千年的文化在文化大革命中毁于一旦,难道中国共产党没有责任吗?日本战败后那些受战争破坏远较为轻的东南亚国家却不同程度地获得了赔偿,其中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所得赔款分别为2亿美元、55亿美元和223亿美元,甚至连当时尚未统一的越南南方吴庭艳政权也获得了赔款3900万美元。据新华社驻西藏记者站的人说,解放军从布达拉宫拉走了三两十轮大卡车的纯黄金。中国给西藏应该赔偿多少西藏人也应该好好跟他们算一算。可惜没有留下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