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Lalibre.be
Lalibre.be | Créer un Blog | Avertir le modérateur

09/12/2007

画圈圈打击异己是党纲之纲

画圈圈打击异己是党纲之纲

 

周总理有明确指示交待:葬在万安公墓,要立碑,只写“高岗之墓”,不写立碑人,不写年月日。

在中共历史上有两股红军实力。一股是井冈山的苏维埃红色根据地的红军。一股是高岗等为首的陕北红军。毛泽东说:中国革命的大正统是井岗山,小正统是陕北。高岗同志就是小正统的代表。这个边区是高岗同志他们一手搞起来的。”“陕北救中央。这两股实力的从在埋下了高岗必死的隐患。这也就是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反党集团”的起因。

高岗1905年出生于陕西省衡山县。1926年加入中共。19284月和谢子长、刘志丹等人一起创建中共陕北根据地。曾经有一度,政府军重创红军,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兼红二十六军政委杜衡叛变,红军部队一蹶不振。高岗显出英雄气概,对残余部队说:月亮都有时圆,有时缺,革命在一时一地的失败算得了什么?失败了再干呀!咱们道理正,穷苦人都站在咱们这边!遂同刘志丹一起带残部杀出重围,陕北共产党根据地起死回生。

       林彪和聂荣臻的部队偶然在一份《山西日报》上看到一条政府军进攻陕北红军的消息。他们马上意识到,陕北有一块他们从来不知道的红军根据地。这个信息马上被报告给毛泽东。毛当即决定前往陕北根据地。一个月以后,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残部抵达陕北根据地,完成了中共红军的长征

毛泽东显然对高岗十分欣赏,他说:白区工作刘少奇是模范,边区群众工作,高岗是模范。” 1941年,中共中央成立西北局,高岗任书记。当时,中共南方局的书记是周恩来;华中局的书记是刘少奇。在中共延安整风期间,高岗成为毛泽东整风的主将之一。毛泽东曾经说:经过延安整风,我结识了几个亲密的朋友。有刘少奇、陈伯达、胡乔木、高岗、陆定一、彭真。还有周扬。也就是说,毛泽东已经正式将高岗划入了毛派
延安整风之后,中共随即在19454月召开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高岗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进入由13个人组成的中共领导核心。194511月,高岗被派往东北,也成就了高岗走向权力巅峰的契机。中国现代史专家宋永毅指出,高岗在东北得以出头,主要是林彪的提携。19466月,高岗担任中共东北局副书记兼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地位仅次于中共在东北的第一首长林彪,主管后方建设和支援前线,成绩斐然。林彪率领第四野战军打进关内之后,高岗成为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兼东北军区司令员,将东北的经济建设搞得有声有色。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时,毛泽东特别提名高岗担任6位国家副主席之一。当时,毛泽东是国家主席,担任副主席的中共人士分别是朱德、刘少奇和高岗。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高岗领导的东北地区成为中国志愿军的后方基地。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对他出色的表现大加赞赏说:抗美援朝一开始,我们是兵精粮足。兵精,是高大麻子(高岗)主持练的;粮足,是高大麻子和洪大麻子(洪学智)共同搞的。战争相持期间,两个麻子保证了志愿军的武器、弹药、粮食、车辆、医药等供应,是抗美援朝胜利的两大功臣。

19497月,刘少奇率领中共代表团访问苏联,高岗是代表团成员。据苏联驻东北中东铁路的代表、后来担任过苏联驻中国顾问团第一任团长的科瓦廖夫回忆,高岗在苏联期间建议把东北宣布为苏联的第十七个加盟共和国,说这样做可以避免东北遭到美国侵袭,并且可以成为南进击败蒋介石斗争中的最可靠的基地 斯大林当场对高岗的建议提出严厉批评。刘少奇也严厉批评了高岗。高岗很气,向科瓦廖夫秘密报告了中共高层领导内部的一些情况,说某些中国领导人对待中苏关系虚伪,有反苏行为。科瓦廖夫随即写报告给斯大林。
不料,斯大林并没有买高岗的账,而是向毛泽东和盘托出了科瓦廖夫的报告和高岗的密报。科瓦廖夫回忆说:毛泽东访问莫斯科期间......我听说斯大林......把高岗个人给他的全部情报案卷给了毛泽东。 前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回忆录续集《最后的遗言》中也证实了这件事。他说,当时的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向苏共领导层报告,说中国领导班子中有许多人对苏联和我们党不满。据他说,口头上积极反对我们的有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关于中国党内这种内部情报,有许多显然是高岗捅给我们的。”“斯大林决心赢得毛的信任与友谊,所以他把......与高岗谈话的记录拿给毛看。 据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回忆,后来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华时,毛主席对赫鲁晓夫说,有个总顾问,叫科瓦廖夫,给斯大林写信,说高岗告诉他,中共分两派,刘少奇、周恩来是亲美派,高岗是亲苏派。后来,斯大林要见我了,就把这封信交给我了。 阎明复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曾经就科瓦廖夫给斯大林的信的情况向曾经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询问。阎明复回忆说:杨老说:主席回国后叫中办把科瓦廖夫的信印发给在北京的政治局同志,指明不要给高岗。’” 毛泽东同斯大林见面是在194912月。也就是说,毛泽东对高岗与苏联共产党的关系早就知道,但是他一直引而不发,反而继续重用、提拔高岗。显然,这一条罪状至少在当时并不是致命的。

对于刘少奇,高岗的不满应该始于1949年。高岗当时在东北主张立即消灭资产阶级。19495月,刘少奇批评东北局在对待民族资产阶级问题上倾。在农业发展问题上,高岗主张尽快进入合作化。1950年,他领导的中共东北局主张开除已经雇工、发展成富农的党员。为此,刘少奇于19501月专门同中共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谈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上要防止急性病,表示富农党员也可以是好党员。东北即使有一万党员发展成富农也不可怕。他说:认为党员便不能有剥削,是一种教条主义的思想。” 1950年到1951年间,高岗和当时的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二书记邓子恢之间发生了一场工会工作方针之争。邓子恢认为,在公营企业中,工会应该代表工人的利益,不能成为厂方的附属机关。高岗则认为邓子恢的观点模糊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思想及其在国家政权中的领导地位;第二模糊了公营企业的社会主义性质,模糊了公营企业和私营企业的本质区别
刘少奇表示支持邓子恢的观点,而且亲自指示不要发表高岗谈这个问题的文章。但是高岗的观点和毛泽东一致,就是要削弱私有经济,加强中共对经济的统一领导,开始向社会主义过渡。薄一波回忆说,高岗在收到刘少奇19501月关于东北富农党员的谈话记录后,在北京面交毛主席,毛主席批给陈伯达看,对少奇同志谈话的不满形于颜色 19514月,中共山西省委向中共中央写报告,主张逐步动摇削弱直至否定私有经济,向合作化推进。7月,刘少奇在党内公开批评山西省委的意见是空想的农业社会主义思想。但是毛泽东随即明确表示,他支持山西省委的意见。在另一方面,毛泽东则将高岗有关东北农业互助合作的报告转发给全党学习。此时,毛泽东对政务院总理周恩来也相当不满。1952年底,薄一波主持的政务院财政委员会公布新税制,取消了对合作社经济的优待,薄一波在《人民日报》社论中提出公私纳税一律平等。新税制公布以后,在社会上引起震动和不满。 毛泽东闻讯大为闹火,严厉批评公私纳税一律平等的口号,说修正税制事先没有报告中央,可是找资本家商量了,把资本家看得比党中央还重。这个新税制得到资本家叫好,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并且指责周恩来为首的政务院犯了分散主义的错误。本来,建立新民主主义制度是毛泽东提出的方针。中共19489月政治局会议和1949年制定的《共同纲领》确定新民主主义社会要二、三十年,然后再过渡到社会主义。刘少奇和周恩来只是在执行中共的既定方针。但是毛泽东在中共建政以后显然想尽快进入社会主义,因此认为刘少奇、周恩来右倾

1953519,毛泽东写信给刘少奇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说:嗣后,凡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须经我看过方能发出,否则无效。请注意。他还在否则无效四字下面加了重点号。他还说:过去数次中央会议决议不经我看,擅自发出,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这一切,高岗也一定都看在眼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毛泽东提出中共领导要设立一线和二线,自己准备退到二线。在这种情况下,高岗开始了与刘少奇的直接较量,试图阻止刘少奇成为中共一线的首要领导人。毛泽东曾经对高岗说过:中国革命大而言之全国,小而言之陕北,都有一个圈圈,井冈山是红军的圈圈,陕北是八路军的圈圈,我们靠着这两个圈圈赢得了革命的胜利。现在有人又说还有一个圈圈,那就是白区的圈圈,是红区和白区两个圈圈,制造思想上的混乱,不可不察。高岗日后多次借用这段话指责刘少奇搞白区圈圈压红区圈圈。19536月,中国财经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指定薄一波做检讨。高岗顺势猛批薄一波,借以打击刘少奇。812,毛泽东到会讲话,严厉批评新税制发展下去,势必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离开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向资本主义发展。”“薄一波的错误,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它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和半社会主义。毛泽东还再次猛烈批评了分散主义。刘少奇显然感到了来自毛泽东和高岗的压力。据刘少奇的妻子王光美回忆,刘少奇曾经在195311月先后两次到高岗家,与他沟通、检讨。但是高岗没有什么表示,似乎并不想接受刘的检讨。刘少奇当时是党内的第二号人物,如果没有毛泽东的压力,应该没有必要向高岗委曲求全。反过来,高岗如果没有得到毛 泽东的鼓励和暗示,想必也不可能对刘少奇傲慢无理。正如1980年邓小平接见胡耀邦、胡乔木、邓立群时所说: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指毛泽东)也有责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刘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抬得比较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管理经济的大权都拿出去了。高岗又从毛主席那里探了消息,摸了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 高岗从毛泽东那里得到的最强烈的信息也许莫过于毛泽东亲自布置高岗去查刘少奇的叛徒问题。中国独立记者高瑜在2006年采访过高岗的遗孀李力群。高瑜说:私下里,他让高岗去查1929年的敌伪档案,说刘少奇有自首的行为。高岗是交给东北局的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张秀山去把这个完成了,而且照了很多相片,都交给毛主席了。

195312月。当时毛泽东准备去外地休假,依照先例,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在他休假期间委托刘少奇代理中央领导工作。这时,刘谦逊地提出,还是由书记处同志轮流负责为好。正当大多数同志表示还是由少奇同志主持,不赞成搞轮流时。高岗立即出面反对,主张要轮流做庄。他一再坚持说:轮流吧,搞轮流好。” 高岗的意见理所当然地被否决。这样毛泽东打倒刘少奇的愿望随着高岗的失败,不得不把火引到高岗身上去,说高岗点鬼火、扇阴风。毛泽东不能收拾反对高岗、饶漱石的浪潮,复手为云立即打倒了高岗。他说:“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叫做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叫做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老毛子口气一变,对他们说:“我们党内,或许也是国内要出乱子了。自然,我今天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将来情况如何变化,还要等等看,这个乱子的性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有人要打倒我,我们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秦灭六国,秦灭了楚。秦就是他们陕西(说着,毛泽东用手指了指师哲),楚就是湖南(说着,毛泽东又用手指了指自己)。这是历史上的事实,那么现在怎么样?还要等等看”。 实际上是在嫁祸于人。由于,对刘少奇的攻击失败而采取得丢车保帅的一贯伎俩。就在此时,毛泽东收到了高岗写给他的信。高在信中表示,他完全拥护和赞成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草案,并说他犯了错误,拟在四中全会上作自我批评,想于会前来杭州,与毛商量此事。对此,毛泽东122致电刘少奇,说明收到了高岗的来信。他认为:“全会开会在即,高岗同志不宜来此,高所要商量的问题,请少奇和恩来同志或再加小平同志和他商量就可以了。”从来不给刘少奇发电的毛泽东这时也看出靠高岗打击刘少奇的把戏很危险。把高岗奉手献给刘少奇、邓小平、陈云这些老奸巨猾的党棍。

根据中央书记处的决定,21525日在北京举行高岗问题座谈会。会议由周恩来主持。16日周受刘少奇的委托,在会上转告了刘少奇对高岗15日检讨的意见,(老毛整高岗,在休假期间,老刘也不是弱,也来一个委托)并介绍了高岗进行分裂活动的有关事实。会上有43人作了发言,尤其是陈云发言中证明高岗向他活动要当党中央副主席一事,高岗甚为惊恐。会议进行到第三天(17日),高岗在住处触电自杀(未遂)。

225,周恩来在座谈会上发言。他说:在这次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上根据高岗的发言及其自杀未遂的行为,并综合43位同志的发言及其所揭发的材料,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认识,即高岗的极端个人主义错误已经发展到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以图实现其夺取党和国家领导权力的个人野心。在其野心被揭穿和企图失败以后,他就走上自绝于党和人民的绝望的自杀道路。
  周恩来列举了高岗分裂党的活动的主要表现是:

  一、在党内散布所谓枪杆子上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以制造军党论的荒谬理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

  二、进行宗派活动,反对中央领导同志。从1949年起,高岗即将中央领导同志的某些个别的缺点和错误有计划地向不少人传播,后来更将这些个别的一时的而且已经改正的缺点和错误说成是系统的错误,到处传播,有的更抄成档案,作为攻击材料;同时,加上种种无中生有的造谣诽谤。

  三、造谣挑拨,利用各种空隙,制造党内不和。

  四、实行派别性的干部政策,破坏党的团结,尤其是对干部私自许愿封官,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企图骗取别人的信任。

五、把自己所领导的地区看作个人资本和独立王国。
  六、假借中央名义,破坏中央威信。

  七、剽窃别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

  八、在中苏关系上拨弄是非,不利中苏团结。

  九、进行夺取党和国家权位的阴谋活动。高岗假装举着毛泽东的旗帜,伪造毛泽东同志的言谈,积极反对两个中央领导同志(注:刘少奇、周恩来),假装推戴另外两个中央领导同志(注:陈云、邓小平),同时提出自己作为党中央副主席的要求。

高岗在429写的《我的反省》中,虽然承认了他在全国财经会议上的发言,除批评薄一波同志外,还有指桑骂槐说少奇同志的意思,目的就是企图把少奇同志拉下来,使自己成为主席唯一的助手,准备自己将来做领袖” 。但对四中全会的结论拒不接受。19537月,高岗曾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到莫斯科听取苏共中央关于贝利亚事件的通报,深知人民公敌以及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等结论的严重性。最终于1954817,在东交民巷8号他的住处吞服大量安眠药,再次自杀身亡。

这个毛、刘交量中的牺牲品,解放后第一个共产党历史上的【反党集团】终于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许许多多【反党集团】的产生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按毛泽东的指示实施毛泽东计划的高岗,成了“假装举着毛泽东的旗帜,伪造毛泽东同志的言谈,”的【反党集团】分子。毛泽东把高岗交给刘少奇处理,刘少奇给毛泽东一个台阶下。而已而已。

Les commentaires sont fermés.